大地经济同不时候减速,日经中文网

      在1月12日的美国市场上,作为原油期货指标的WTI(西德克萨中质原油)时隔12年一度跌破1桶30美元。原油价格下跌原本应该推高消费国的经济,但是越来越多的观点认为将导致全球经济减速。原油价格下跌的背景是,中国等新兴市场的经济出现减速,金融市场的混乱也可能压低实体经济。      WTI在美国时间13日上午,开盘时的价格在31美元左右,大幅低于大部分企业和经济学家预测的1桶50.5美元左右。原油价格下跌对全球经济产生消极影响的路径主要有3个。第一是资源国和新兴市场的经济减速影响到发达国家。         在钢铁行业,担心石油气田开发将推迟和中断的声音浮出水面。用于挖掘的钢管的需求表现低迷,供货量出现减少。       美国阿纳达科石油公司(Anadarko Petroleum Corp.)等公司推迟了非洲莫桑比克的气田开发,而其原定2015年内进行最终投资。日本的千代田化工建设公司获得了液化天然气(LNG)设备的订单,估计将受到影响。日立制作所的中西宏明会长表示“不愿看到能源成本的削减。将对面向资源国的业务产生消极影响”。       第二个波及路径是金融市场的混乱。有声音担忧股价下跌、发达国家货币升值和避险的姿态将动摇实体经济。目前仅造成市场的混乱,但是今后可能导致消费者心理恶化、银行收紧贷款。       此外原油价格下跌还很可能加剧中东局势的混乱,这成为第三个波及路径。       原油价格下跌将使得消费国的交易获利出现扩大,但是德国证券的首席经济学家松冈干裕认为“虽然短期内企业受益将出现增加,但是受经济减速影响,仅有少部分盈利流向设备投资和个人消费。大部分都将用于储蓄”。据推算,原油价格下跌10%的话,全球的矿工业生产将在6个月后下滑0.76%。       预计原油价格的低迷将走向长期化。美国能源信息局1月12日将今年的WTI预期平均价格从此前预估的50.89美元下调至38.54美元。预计明年的平均值也仅为47美元。      中国的需求增长放缓令人担忧,此外美国的石油产品库存则出现增加。由于美国实施加息,美元出现升值,陷入财政困难的部分产油国不得不下调货币。有声音指出出口盈利情况将出现改善,生产调整将难以推进。       原油价格下跌对开展原油业务的企业造成的影响尤其大。日本的三井物产将本年度下半年的原油价格设定在1桶56美元,原油价格下跌1美元,利润便会减少27亿日元。      JX控股的木村康夫表示“目前的原油价格水平对消费国和产油国双方来说并不是可持续的均衡点”。

贸易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4月9日修订的《世界经济展望(WEO)》中,将2019年增长率预期下调至3.3%。日本、美国和欧洲等主要国家与地区的预期也均下调,全球面临同时减速的风险。中美贸易战导致世界范围内供应链出现混乱,同时英国脱欧也在打击企业和投资者的心理。        2019年世界增长率展望截至1月为3.5%。如果仅为3.3%,将与2016年持平,创出金融危机后迎来经济复苏的20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IMF按季度修订《世界经济展望》,已经是连续3个季度下调。2018年7月时的预测达到3.9%,但如今转而认为“世界70%地区的经济正在减速”(IMF总裁拉加德)。         拉低世界经济的是中美贸易战。IMF预测2019年世界贸易量仅增长3.4%,与1月时的预测相比下调0.6个百分点。从3个月移动平均值来看,世界贸易增速从2017年的同比增长3~5%迅速收缩,今年1月转为负增长。企业心理恶化导致设备投资停滞,世界整体的增长氛围被削弱。        IMF预测日本2019年增长率为1.0%,比1月时下调0.1个百分点。日本预定推进消费税增税,但IMF认为,借助安倍政权的内需刺激举措,能避免经济大幅下滑。不过,由于外需减退而下调了增长展望。IMF分析称日本2020年增长率将放缓至0.5%,增税的影响难以避免。        美国2019年增长率为2.3%,下调0.2个百分点。与2018年的2.9%相比有所减速,到大规模减税效果减弱的2020年,则将降至与潜在增长率持平的1.9%。由于贸易战的影响,出口和设备投资增长乏力,此外,自2018年底起持续35天的部分政府机构关门也拉低了内需。        预测中国增长6.3%。与2018年的6.6%相比减速,将创出1990年(3.9%)以来的最低增长率。由于财政刺激和宽松的货币政策,与上次预测相比上调0.1个百分点,但同时指出过剩债务风险有可能提高。 1 2 下页 >>

   原油价格仍未止住跌势。在1月12日的美国市场,作为原油期货指标的WTI(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近期合约)连续7日下跌,一度时隔约12年跌破每桶30美元。在供给仍未停止扩大的背景下,由于对中国经恶化的担忧,作为风险资产的原油遭遇了卖空。这将对消费国的经济构成东风,但产油国的政局动荡有可能加剧。 在外汇市场,美元对主要货币出现升值,以美元计价的原油期货价格出现了估值偏高,这也构成了利空因素。  随着美国页岩油的增产,供给格局发生了改变,中国经济减速正在带来历史性的油价走低。而成为市场结构转变起点的是美国的页岩革命。在美国,自2000年代后半期开始,页岩油生产全面启动,到2015年,时隔约40年解除了原油出口禁令。美国在原油市场的存在感日趋提高,另一方面,石油输出国组织(简称欧佩克、OPEC)则陷入了功能紊乱。     作为欧佩克的盟主,沙特阿拉伯作为调整供求的角色,在2000年代之前一直对原油价格具有巨大影响力。不过,在因页岩油增产导致原油价格转向下跌的2014年11月的大会上,沙特更重视维持市场份额,放弃了减产。为了对抗页岩油,在事实上放弃了调整供求的角色。  自那以后,产油国的增产竞争日趋激化。伊朗在欧美解除经济制裁之后,也打算在1月内将原油出口增加每天50万桶。美国美银美林集团表示在沙特和伊朗的对立日趋加深的背景下,“欧佩克内部的价格竞争将迎来新局面”。  目前,主导油价走低的是通过计算机进行短期交易的对冲基金。投机资金的WTI空头持仓截至5日超过27万手(每手1千桶),达到历史新高。由于难以看到原油价格反弹的因素,正在扩大押注原油进一步走低的卖空。       投资人士担心的是原油需求出现下滑。中国经济明显减速,2015年11月的石油产品需求时隔约1年零4个月转为同比下滑。如果美元升值、人民币贬值进程继续推进,“原油的进口成本将出现膨胀,可能导致原油的消费进一步趋冷”(瑞穗银行金融衍生品营业部的佐藤隆一)。       北半球持续暖冬,石油产品的消费表现疲软。在美国,汽油库存大幅增加,WTI的储存基地的库存创历史最高水平。某大型商社的原油交易员表示“已接近储存能力的极限,向市场释放库存的可能性出现增强”。       除了原油外,有色金属也遭到抛售。在伦敦市场上,12日铜期货行情下跌至1吨4300美元左右,创下约6年零8个月来的最低值。“出于对最大消费国中国经济减速的担忧,跌幅出现扩大”(三菱UFJ调查咨询公司主任研究员芥田知至)。显示商品整体行情的指数汤森路透核心大宗商品CRB指数(Thomson ReutersCore Commodity CRB Index)同一天跌至162.97,创下约13年零7个月来的最低水平。       不过,由于原油价格创下低位,买盘也十分突出,作为亚洲市场指标的迪拜原油13日上午比上一交易日上涨0.40美元,涨至1桶26.30美元。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山下晃 纽约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法制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地经济同不时候减速,日经中文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