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政府或将国有化农产品贸易,全部铁路国

阿根廷这个陷入新自由主义发展模式之苦的拉美国家,正在愈合被切开的血管。总统访华24天后,阿根廷政府加快铁路运营国有化的脚步又迈出一大步。阿根廷官方公报当地时间2日颁布政府决议,宣布从当天起废除所有与私人企业的铁路专营合同,全部铁路国有化。前一天,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已在国会第133届常规会议开幕式上宣布了这一消息。克里斯蒂娜因访华期间与中国签署的协议,正招致一些反对派议员的批评,在“任性”宣布这个大消息的同时,克里斯蒂娜给予“强烈回击”,她说,这些批评中国的人“愚蠢且思维狭隘”。

最近,阿根廷政府有意组建一个国有机构来控制包括谷物、面粉、油料和牛肉在内的农产品贸易。此举激化了该国农户对政府的不满情绪,可能再度引发农户罢工,从而影响南美大豆出口,对国际大豆市场产生影响。

近日,阿根廷政府宣布将该国最大的石油公司YPF公司收归国有,通过强行收购第一大股东西班牙雷普索尔公司9656万股股份,将其在YPF股份从0.02%提高至50.11%,获YPF公司控股权。此举标志阿能源政策出现重大调整,虽有助于缓解阿能源危机,实现国家对经济命脉的掌控,但也引发一场外交风波。

据观察者网查证,阿根廷所有的客运铁路路线的日常管理及运营目前已经全部由国企负责。阿根廷国有化趋势近年进一步发展,政府掌握了一批关键部门的大企业,获得对市场进行必要干预的手段。2012年,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宣布了YPF石油公司的国有化计划,以保障能源安全。拉美国有化运动将部分欧美企业挤出,为中资企业提供了机遇,去年底,在阿根廷最早收归国有的贝尔格拉诺铁路改造项目中,中国南车获得17亿元订单。

为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偿还外债和支持庞大的政府支出,阿根廷政府迫切地希望通过收取大豆等农产品出口关税来增加政府的财政收入。因此,该国政府希望采取国有化的方式来影响国内价格,并一直向农户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出售陈豆库存,以减弱他们和政府谈判间的议价能力。

阿根廷实行石油国有化最主要目的,正如克里斯蒂娜总统所言,就是“为了收回能源主权,实现油气资源自给”。事实上,阿根廷石油国有化始于1928年,是年建立的YPF成为拉美乃至世界第一家国营石油公司,但该公司1993年被私有化。1999年,西班牙石油巨头雷普索尔公司又以150亿美元价格将其收购,并获控股权。此后,阿油气资源基本掌控在外国资本手中。YPF公司、泛美能源公司、巴西石油公司和中石化分别占阿石油总产量的34.3%、19.3%、6.9%和6.6%;道达尔公司、YPF公司和泛美能源公司分别占阿天然气总产量的30%、23%和12.5%.YPF作为阿最大石油公司、最大燃料零售商和炼油商,对阿投资额占其纯利润的比例却相当低,未能对阿油气供给提供有力保障。因此,阿要确保能源有效供给、实现经济真正独立,不得不先拿YPF开刀。

阿内政和交通部部长兰达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政府有理由解除与私人企业的铁路专营合同,绝对不会向这些企业支付任何补偿。兰达佐称,事实证明,在票价微幅调整,增加列车班次和服务质量等方面,国有化管理拥有比私人企业更具效力的条件。

3月1日,阿根廷总统德基什内尔(CristinaFernandezdeKirchner)在向议会作全国讲话时表示要采用“新的工具”来帮助政府“干预”经济。

阿根廷将YPF收归国有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解决日益严重的能源危机。近10年来,阿一直保持较快经济增长(2010年GDP增长9%),对能源需求越来越大,遭遇供不应求瓶颈。目前阿已探明的油气储量分别减少12%和53%,石油产量下降22%,而石油需求量上升40%以上,尤其2011年出现近25年来第一次能源赤字,大笔能源补贴让政府财政捉襟见肘。因此,要解决能源危机,减轻财政困难,政府必须掌控能源。此外,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阿对传统市场的出口受阻,政府财政更加困难,不得不取消水电气补贴,结果引发民众强烈不满,高达两位数的通胀率更让百姓怨声载道,而将最大石油公司国有化将大大提升政府威望。

按照阿根廷相关法律规定,国有化铁路法案应送交国会讨论,但政府已经创办了阿根廷铁路公司,这家公司将管理所有铁路线,其中一些已经由国家负责运营。

阿根廷的几大农户组织在上周二曾和政府谈判降低农产品出口税收的问题,第二轮谈判将在本周继续进行。

毋庸置疑,阿根廷此举有得有失,且得大于失。一方面,通过实行石油国有化,阿获得国家能源控制权。在油气市场重新洗牌后,政府不仅是游戏规则制定者,还成为油气直接生产者,尤其政府控股的YPF公司成为最大国营石油公司,在资源与政策上拥有明显优势,有利于缓解能源危机,为长期稳定的能源供给提供保障。阿根廷石油国有化推动了拉美新一轮国有化浪潮。如委内瑞拉自2008年以来实现石油、电力和电信等战略领域的国有化,并正向钢铁、银行、食物供应和医疗保健等领域推进;玻利维亚自2009年以来逐渐实现石油、电信与运输等领域的国有化;厄瓜多尔近年一直在推动能源领域国有化。此次阿根廷实行石油国有化,因其规模大、涉及面宽、针对性强,成为近10年来拉美国家最大的能源国有化事件。

此前布宜诺斯艾利斯省的4条铁路线,罗卡,圣马丁,米特雷和贝尔格拉诺南线,是在政府管理下由私人企业运营;萨米恩托城铁和沿岸铁路由交通部运营;贝尔格拉诺北线和乌尔基萨线由私人企业专营。

去年,阿根廷农户的罢工引发了大豆市场供给的短缺。国泰君安期货研究员何笑凡认为,如果这次国有化计划使得农户和政府间矛盾激化,扰乱市场供应,那么国际大豆市场将会迎来一个短期炒作的利好题材。

另一方面,阿根廷国有化举措遭到雷普索尔公司及其母国西班牙的强烈谴责和反对。雷普索尔公司遭到重创,2月至4月公司股票市值缩水一半,国际信贷级别降至BBB-.该公司因此强烈要求阿必须支付105亿美元才能获得控股权,并将上诉世界银行投资争端仲裁中心寻求赔偿。作为阿最大外国投资者和阿第五大出口市场的西班牙,强烈谴责此举是“敌视”行为,警告将采取“明确而有力”措施保护海外利益。欧盟作为阿第二大出口市场,也表示将采取报复性措施。显然,这场国有化引发的外交危机似乎一时难以平息,此次事件势必加大阿在国际市场上的融资难度。

“不能用狭隘的殖民化思维去想问题”

据境外媒体报道,受到此消息影响,一些豆粕和豆油的进口商可能将把订单转移给美国和巴西的供应商。花旗集团的分析师MarioBalletto认为美国豆粕出口商将是最大的受益者。

据《布宜诺斯艾利斯先驱报》2日报道,克里斯蒂娜在国会演讲中说,“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谁能想到,2008年后,我们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谁能想到美国总统会解除对古巴的封锁?世界5年内将大不同,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体。有人从始至终告诉我们,只能跟那些从我们这里拿走一切,什么都不给我们的人发生关系,我们为什么不能与那些给我们投资的人建立正常的外交、经济和战略合作?”专注拉丁美洲与南大西洋报道的独立通讯社mercopress2日评论说,克里斯蒂娜言下之意是拿当下的阿中关系与上世纪90年代阿根廷和美国的关系进行对比。

但阿根廷国内的业内人士认为,政府国有化农产品贸易的计划难以真正实现。布宜诺斯艾利斯谷物交易所总裁RicardoForbes在上周五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时指出,国有化将破坏阿根廷在出口谷物方面的国家声誉。

《布宜诺斯艾利斯先驱报》援引克里斯蒂娜的话说,“朋友们,你们不能用狭隘的殖民化思维去想问题。我们怎么能不理拥有13亿人口、全球最大规模经济体、同时又是安理会五常之一的国家呢?所有二十国集团会议我都参加过。我告诉你,中美持续进行对话,中美之间不达成共识,二十国集团什么事也办不了。赶快摆脱你们的思维桎梏吧”。

东证期货农产品分析师王爱华认为,上周二农户和阿根廷政府谈判曾经提升市场人气,但是这方面的消息目前似乎已经被市场消化。“目前外盘主要关注的是宏观经济面。”她说,“在美股和原油价格下跌和美元走强的情况下,外盘豆类期货合约价格周一出现了下跌。”

据《环球时报》报道,前几天,克里斯蒂娜将访华期间与中国签署的协议提交国会投票,一些反对派议员认为,政府没有做出足够解释,有人甚至觉得阿根廷吃了亏。有分析认为,由于阿根廷10月将进行大选,不同党派之间的政治斗争日益激烈。反对党经常为了反对而反对,现政府的重要决策都要对着干。

外媒也同样揪着总统的“小辫子”。克里斯蒂娜访华后的推特中既表达了对习近平夫妇热情欢迎的感谢,也对中国经济建设成果不吝赞美之词。而在目前西方媒体的报道中鲜少提及,所有的报道重点都集中在了克里斯蒂娜调侃中国人外语发音的玩笑上,标题或正文中大多用“嘲笑”“冒犯”“失礼”或“种族主义”来描述。

克里斯蒂娜:政府是公众最佳保护人

阿根廷铁路系统国有化早先开始于2008年。为了重组阿根廷铁路系统,国家铁路运营公司和阿根廷铁路基础设施管理局应运而生。

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一直是铁路国有化的推动者,以阿根廷最长的货运铁路线贝尔格拉诺铁路为例,克里斯蒂娜总统2013年签署法令,将贝尔格拉诺货运铁路经营权收归国有,这是阿根廷最早被收归国有企业运营管理的铁路路线之一。

图片 1

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

政府认为由承包方经营贝尔格拉诺铁路货运的做法已告失败,其与国家经济发展,尤其是降低物流成本的需求不相适应。贝尔格拉诺铁路全长7347公里,跨越13个省份,但由于长期缺乏投资,铁路损毁严重,当时有2450公里的铁路无法使用,可用的4960公里铁路,运行条件也十分恶劣,部分路段,火车时速每小时不能超过10到15公里。在贝尔格拉诺铁路改造项目中,中国南车获得17亿元订单。

克里斯蒂娜此前曾表示,政府是公众最佳保护人,应主导解决阿根廷面临的难题。她承认,解决铁路系统难题花费大,且过程复杂,需要政府注入巨额资金。

上世纪90年代,阿根廷推行铁路系统私有化,布宜诺斯艾利斯三分之一的轻轨系统为一家私营企业运营。

许多人批评私有化后铁路系统缺乏维护,导致事故多发。私营企业则回击,票价过低且政府补贴少,导致资金投入不足。

由于设备老化,道口过多,阿根廷列车事故多发,死伤惨重。

2012年2月22日,布宜诺斯艾利斯一列城铁出轨,51人死亡,600多人受伤;27日,布宜诺斯艾利斯城铁再次发生意外,一列城铁进站后因为电路故障爆炸起火,一名司机受伤。

阿根廷历史上最严重的铁路交通事故发生在1970年2月,236人死亡。

近一个世纪以来,拉美地区经历了国有化-私有化-再国有化的过程。阿根廷有比较悠久的国有化传统。早在20世纪30年代庇隆政府执政时期就曾实施过大规模国有化,将英美垄断资本所控制的铁路、电话、港口、仓库设备,以及其他公益企业和能源企业收归国有。其目的是建立一套完整的民族工业体系,摆脱对外依附的初级产品出口模式。上世纪80年代初,在“华盛顿共识”的影响下,大多数拉美国家接受新自由主义发展模式,实施激烈的经济和社会改革,大部分国有企业在私有化过程中被外资企业控制。

图片 2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法制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阿根廷政府或将国有化农产品贸易,全部铁路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