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自述,曾是室友

据美国侨报网报道,此前曾扬言一名在美中国留学生要“炸飞机”的“谣言散布”者、37岁的Dino Ninku于当地时间4日正式获刑,Ninku因涉嫌谎报其女室友要炸飞机,并虚假威胁航班以及向执法单位提供虚假信息,而面临重罪指控。  Ninku当天被判3年监督释放(supervised release)。已在监狱关押两个月的Ninku,现被判处继续在家中拘留、禁闭4个月。  对于当日的判决结果,美国加州大学富尔顿分校(Cal State Fullerton)留学生办公室(ISS)学生助理Pat表示,对于这件事情学校里当时几乎人尽皆知,不过他们没有权力透露这位案件受害者留学生的任何信息。  事件中受到无妄之灾的中国女留学生,事发之初在中国续签时签证遭到撤销,而随着案情水落石出,想返美攻读研究生的她,已经在2017年8月28日返回加州大学富尔顿分校继续上学。  她透露,与Ninku的相识是在2016年之初,当时两人是同事,都在中国某公司就职,随后2017年初两人均前往美国,并在核桃市暂居且成为室友。

刚来美国读博士的时候,在系里听到风言风语,说是中国留学生只喜欢与中国人做室友。有一次有个教授就在我面前嘀咕:那英语怎么提高?怎么能了解美国文化?为了不加强他们的这种印象,我就铁心找了个美国室友。

刚去美国读博士的时候,在系里听到风言风语,说是中国留学生只喜欢与中国人做室友。有一次有个教授就在我面前嘀咕:“那英语怎么提高?怎么能了解美国文化?”为了不加强他们的这种印象,我就铁了心找美国人当室友。

“‘不’的意思就是‘不’!”

“不”的意思就是“不”

第一个美国室友也是个在读博士。不过她搬家的第一天,就和我遭遇文化碰撞。看着她搬家进来,我感觉既戏剧化又娱乐。原因是她的家私里面,居家过日子该有的东西她都没有,不该有的她都有。她来来回回搬的就是这些不该有的东西。我们住的小小的两室一厅,小房间里放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小书架基本上就满登登了。她这些都没有。先搬上来的是一盆植物,再搬上来的还是一盆植物,三盆、四盆、五盆……一盆两盆在我看来还比较正常,三盆四盆有点多。看她搬到五盆以上,我的好奇心就爆炸了。从窗户里去看她的小车,里面盆盆罐罐的,竟然全都是植物。搬了几个回合到三楼,她也有些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了。

第一个美国室友也是个在读博士。不过她搬家的第一天,就和我遭遇了文化碰撞。看着她搬家进来,我感觉既戏剧化又娱乐。原因是她的家私里面,居家过日子该有的东西几乎什么都没有,不该有的她都有。她来来回回搬的就是这些不该有的东西。我们住的小小的两室一厅,小房间里放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小书架基本上就满满当当了。她这些都没有。先搬上来的是一盆植物,再搬上来的还是一盆植物,三盆、四盆、五盆……一盆两盆在我看来还比较正常,三盆四盆有点多。看她搬到五盆以上,我的好奇心就爆炸了。从窗户里去看她的小车,里面盆盆罐罐的,竟然全都是植物。搬了几个来回爬到三楼,她也有些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了。

我跟她因为租房子的事情见过几次,算是比较熟,以后又要同住,所以干坐着看她忙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再说她的植物家私也很轻巧可爱,于是就动身给她帮忙。“让我帮你吧?”我说道。她很客气地说:“不用,不过真的很谢谢你。”我觉得她只是客气一下。一边跟她下楼,一边说:“没关系,我反正也没什么事。”然后就准备去拿一盆植物。不料,一直十分客气十分温婉的她突然火山般爆发起来,冲着我大声嚷:“我说了不用,你知道‘不’的意思吗?‘不’的意思就是‘不’!”我一下子呆住了,根本没有料到自己的一番好心会是这样的下场。后来,她送我一本图画书,算是赔不是。

我跟她因为租房子的事情见过几次面,还算比较熟,以后又要同住,所以干坐着看她忙乎也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再说她的植物家私也很轻巧可爱,于是就动身给她帮忙。“让我帮你吧?”我说道。她很客气地说:“不用,不过真的很谢谢你。”我觉得她只是客气一下,一边跟她下楼,一边说:“没关系,我反正也没什么事。”然后就准备去拿一盆植物。不料,一直十分客气十分温婉的她突然火山般爆发起来,冲着我大声嚷:“我说了不用,你知道‘不’的意思吗?‘不’的意思就是‘不’!”我一下子呆住了,根本没有料到自己的一番好心会是这样的下场。后来,她送我一本图画书,算是赔不是。

她就和猫一起搬走了

后来,我还和几个美国人做过室友。我发现,美国人个体之间的差异之大,甚至让我有点无法相信。相比之下,中国人共享的东西就要多得多,大到职业观、爱情观、价值观、世界观,小到美貌标准、学历情结、车子房子票子孩子面子等,似乎都有一个量化的、能被大多数人认同的标准。而美国人的标准就像一个万花筒,千变万化、无奇不有。当然,美国人也有一些共享的东西,如对个体的尊重、对私人空间的保护等。但有时太过于注重个体,甚至走到了极端,也显得过分敏感和脆弱。

搬家来后,她房间的一半都给了上百盆的小植物,角落里铺着个孤岛般的小床垫,再加上一个神秘的大盒子,就是她全部的家当。不过,她没住多久就被房东下了逐客令。原因出在她那个大盒子上,原来里面偷住着一只猫。我们公寓禁止养动物。思想单纯的她竟然去和房东商量猫的事。房东就说,要不她的猫搬走,要不她和猫一起搬走。结果她就和猫一起搬走了。

“该死的英语单词‘No’”

后来还和几个美国人做过室友。发现美国人个体之间的差异大到让我有点无法相信。相比之下,中国人共享的东西就要多得多,大到职业观,爱情观,价值观,世界观;小到美貌标准,学历情结,车子房子票子孩子面子等,似乎都有一个量化的,能被大多数人认同的标准。而美国人的标准就像一个万花筒,看着像什么的都有可能。当然,美国人也有一些共享的东西,如对个体的尊重与个人空间的保护。因为太过注重,有时候就走极端,或者显得过分敏感脆弱。

后来,我又有了一个美国新室友,彼此关系还处得比较融洽。有一天,我和美国室友一起吃饭,我自己下厨做了几个拿手菜,并给室友品尝。她尝了一下,连说好吃。

“你不想让你妈进来?”

我便说,那你就多吃点吧。她说:“不了,谢谢。”

我后来和另一个关系很好的美国室友吃饭,自己下厨做了几个拿手菜。她尝了一下,连说好吃。我便说,那多吃点。她说:“不了,谢谢。”我又按中国人的思维多劝了一句:“再吃点吧。真的很好吃。”她的脸色立刻晴转阴,似乎受了很大的侵犯。我马上想起来以前那个室友的植物以及她嚷出来的“No means No!”该死的英语单词No。为什么它的意思连一个GRE、托福都考高分的中国博士生也无法明白?这边厢,我一片好心天地可鉴;那边厢,她们大概觉得我就是一个无视他人感受的坏蛋。后来我领悟出来,这不是我的错,也不是她们的错,这实在就是文化差异的错。

我并没理会,而是按中国人的思维模式又多劝了一句:“再吃点吧,真的很好吃。”

再后来的一个美国室友更加神奇。起因是有一天她妈妈来访。听到门铃后她从门眼里看到是她妈。并不开门,而是转向我,有点气愤地说:“是我妈。她怎么来了?为什么没有和我预约呢?”接着就蹑手蹑脚地走来了。我就问她,“既然是你妈,你不想让她进来?”她瞪大眼睛:“干嘛让她进来?她又没有和我预约。”她妈妈按了一会门铃就离开了。几天之后,我的室友还对她妈妈开车几十分钟贸然来看她感到生气。看来,个人空间的观念是不分生疏的。美国人“大义灭亲”的时候一点都不含糊。 吴绢

这时,我看到她的脸色立刻变了,晴转阴,似乎受了很大侮辱。我马上想起了那位前室友在搬植物时的表现,以及她嚷出来的“No means No!”

我这才恍然。不禁抱怨起那该死的英语单词No!它的意思怎么连一个GRE、托福考高分的中国博士生都难以弄明白呢?这边厢,我一片好心天地可鉴;那边厢,她们大概觉得我是一个无视他人感受的坏蛋。后来,随着在美国时间的延续,我才渐渐领悟到了,其实,这不是我的错,也不是我室友的错,这实在就是由于中美两国文化差异造成的误解。

"妈妈没有和我预约,不能进来。"

再后来,我的另一个美国室友就更加神奇了。有一天,我的这位室友的母亲来看望她,听到门铃后,她从门眼里望出去,看到了她妈妈,但她并不前去开门,而是把头转向我,用惊诧的口吻说:“是我妈。她怎么来了?为什么没有和我预约呢?”接着就蹑手蹑脚地躲了起来。

我问她,“既然是你妈妈,为什么不让她进来呢?”

她瞪大眼睛:“干嘛让她进来?她又没有和我预约。”

这时,她妈妈按了一会门铃,看一直没人开门,以为女儿不在,就悻悻地离开了。

几天过后,我的室友还在为她妈妈没有事先预约就来看她而生气,可在我这个东方人看来,母亲开车几十分钟专程来看女儿,无论打没打招呼,女儿自然都要好好接待啊。

从这件小事也让我感受到了,美国的个人空间概念是不分长幼亲疏的,有时候,美国人的“大义灭亲”还真一点都不含糊呢。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聚焦廉政法纪,转载请注明出处:留学生自述,曾是室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