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与欧盟,能给欧盟带来一股清风

马克龙在第二轮投票中几乎毫无悬念地当选为法国总统,也为今年惊心动魄的法国大选画上了比较圆满的句号。法国人选择了“非常法国”的总统,甚至是非常“欧洲”的总统,就法国的民意来看,马克龙也不是最合适的人选,只不过有更多的人害怕勒庞把法国带到不确定的未来。马克龙当选,最大的赢家可能是欧盟。

对法国人来说,马克龙只是最不坏的选择,从比较低的投票率来看,很多人对这两个候选人都不满意。马克龙和勒庞的施政纲领几乎是相对立的,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人没有去投票。这说明这两位非传统的候选人还是没有被普遍接受。

其实第二轮投票是“法国”与勒庞之间的对决,勒庞所在的国民阵线成立以来就一直是在法国政治传统之外,虽然勒庞这几年进行了改革,但是还是被认为是极右翼的政党,也是坚定的反欧盟的政党。因此,今年法国大选最大的焦点并不是马克龙或者菲永当选,而是勒庞失败了。

相信马克龙会收到一大波欧盟国家领导人的祝福和点赞,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第一轮投票结束之后,马克龙以两个百分点领先于勒庞,包括默克尔、容克在内的欧洲领导人第一时间就“祝福”了马克龙,这样的善意毫无疑问是对马克龙的激励。因为,欧盟对于法国大选并没有B方案,万一勒庞当选,欧盟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

好在,马克龙没有让欧盟失望,对于现在危机不断的欧盟来说,马克龙的胜出也就是欧洲主义者的胜利。由此而带来的示范效应也是明显的,疑欧或者脱欧并不是主流的民意,也很难在选举政治中获得胜利,这对于欧洲民粹主义者无疑是非常重大的冲击。英国脱欧之后,如果勒庞再当选,欧盟存在的价值与合理性都会受到质疑。马克龙最大的功劳就是将勒庞挡在了爱丽舍宫之外,当然,勒庞也拿到了国民阵线参加总统大选以来最好的成绩。

马克龙是坚定的欧洲主义者,甚至是大西洋主义者,他的理念与时下的默克尔的观点倒有几分相似,他也是法国总统候选人中唯一敢给默克尔的难民政策点赞的人。对于默克尔来说,马克龙是可以合作的伙伴,而如果勒庞当选,相信这两位女领导人之间难以合作。马克龙认为解决法国的问题需要一个牢固的欧盟,对于欧盟的改革来说,马克龙是比较合适的法国总统人选,马克龙有可能与德国合作去解决目前欧盟内部权力失衡的问题,这几年德国的影响力太大了,重建法德轴心,是欧盟进一步改革的政治前提。

对默克尔来说,马克龙当选也是一个好消息,今年9月德国要大选,如果法国新总统是默克尔的好搭档,携手解决欧盟的燃眉之急,那默克尔就可能会赢得第四次大选。马克龙现在已经变成了欧盟合法性的符号,尤其是英国退欧谈判刚刚启动,马克龙也会让欧盟以更大的底气去跟英国去谈,因为至少欧洲大陆还是保持团结的。

(作者为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教授,文章转自澎湃)

图片 1

希腊公投否决了接受国际债权人的援助条款,公投之后,希腊议会又通过了新的改革方案,与此前国际债权人的要求相差无几。但欧元区财长们却对希腊失去了信任,连希腊自己也知道与债权人达成共识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不按常理出牌已经是“常识”了,也正因如此,欧洲的债权人以及那些出资援助希腊的国家对其已经没有信任了。本来债权人希望希腊能够换个比较靠谱的领导人,但是公投却确认了齐普拉斯“反复无常”的合理性。虽然希腊换了财长,提出了比较靠谱的改革方案,但是谁又能保证齐普拉斯不会故伎重施呢?

从信任的角度来看,希腊已经不是欧元区的成员国了,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没有希腊的份儿。最近,欧盟也停止了对希腊的紧急流动性援助,如果不能达成协议,希腊即便不正式退出欧元区,那资本管制将持续下去,希腊金融无疑会处于“半冻结”的状态。

对希腊来说,暂时退欧,看上去很美,但必然是个痛苦的过程,欧元区可以名正言顺地卸掉包袱,齐普拉斯也就没有讨价还价的筹码了。公投是不是真的增加了希腊谈判的筹码呢?并非如此,虽然希腊提交的改革方案与之前公投拒绝的那个相差无几,但是国际债权人就非常不理解,为什么要公投呢?到底是希腊议会说了算,还是希腊选民说了算呢?这个问题看上去很愚蠢,却折射出现代国家治理的两种不同套路。从理论上说,议会是民意的机构,是选民意志的集合,但实际上在同一问题上却出现了截然相反的看法。

公投作为一种直接民意的表达,在利益多元的社会中很难成为国家治理的主要方式,当年戴高乐搞公投,结果把自己搞下去了。齐普拉斯没有被公投换掉,但是却失去了与债权人谈判的基础。无论欧盟还是欧元区,其建立的基础就是国家之间的信任,以及对主权的适度转让,这种结合的方式可能会造成“民主赤字”,但是却提高了决策的效率。

希腊公投在两方面损害了这种脆弱的信任:一是重大决策诉诸公投这种高度不确定的表达方式,因公投让国际债权人惊魂未定;二是希腊在赖债的手段上花样迭出,债务重组或者减记需要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协商,而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的要挟。

国际债权人和希腊已经相看生厌,但是谁也不愿意说出“退欧”这个字眼,欧元区多数成员国已经想把希腊踢出去,但还是希望希腊自己提出这个要求。当希腊的新改革方案不为债权人接受的时候,齐普拉斯会不会为当初的公投而后悔呢?

欧盟内部各国家之间的经济发展差距、以及政体、政策和发展战略,社会习俗和价值观念的不同,也为欧盟的发展增添了几道障碍。比如注重社会福利的北欧各国,民风慵懒的希腊,生性浪漫的法国,作为一个个的个体,作为一个国家最基本的成员,其对工作的态度和社会责任感,会大大影响一个国家发展的前途,因而,欧盟是否能够保证顺利的发展,绝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马克龙和妻子

希腊与欧盟,能给欧盟带来一股清风。从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欧盟的发展一直呈现低迷的发展态势,到了2016年英国退出欧盟,可以说是这种态势发展到最低谷时期。而以德国和法国为首的欧盟初创国,始终在扛着欧盟的大旗在疾风骤雨中前行,也可以看到大国的责任和担当。然而,欧盟的发展将何去何从,毕竟不是法国一个国家说了算,也不是马克龙一个人能够扭转,让我们充满期待的是,这位年轻的总统,将以什么样的政策去调和欧盟国家间的关系,以推动欧盟这辆大车顺利前行。

马克龙

然而,欧盟这样的超国家政治体最终还是没有实现。经济上的主权让渡,让西欧各国能够实现经济上的相互扶持和共同发展,然而政治上的主权让渡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毕竟参加欧盟的国家都是主权国家,欧洲各国从封建国家向民族国家的转变经历了漫长的过程,民族国家的独立性不可能因为欧盟的成立在短时间内被磨蚀掉,因而当欧盟的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需要突破发展的瓶颈时,政治的一体化的难以实现无疑成为它的最大障碍。

一直以来,英国都在奉行着“大陆均势”政策。所谓的大陆均势,是维持欧洲大陆国家间势力的均衡,而没有与英国自己相竞争的机会。一旦这样的均势被打破,英国便出手将强势的国家打压一下,比如打击拿破仑时期的法国和一战二战时期的德国。就像打地鼠游戏似得,游戏者英国手中拿着一个锤子,随时对出头的地鼠予以一击。通过这样的战略,英国迅速成长为日不落帝国,并继续着这样的战略,一直到欧洲三大共同体成立,英国还一直保持着对欧洲甚至欧共体敬而远之的态度。当欧共体经济逐渐的发展成熟的20世纪70年代,受到当时经济危机影响的英国,作为一个后来者申请加入了共同体。然却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时刻想要修改欧共体既有的条约和条例,并最终因为自己的坚持,不接受欧元,依旧在欧元开始使用时坚持本国的英镑,直到2016年通过公投退出欧盟。英国与欧盟的若即若离的关系也算暂时画上了句号。

从欧盟的历史发展进程来讲,欧盟(1992年年底《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标志着欧盟成立)自欧共体发展而来,欧共体是于1967年由欧洲三大共同体统一而成,再往历史的深处追溯,三大共同体为欧洲煤钢共同体,原子能共同体和经济共同体,三大共同体形成的时间为20世纪50年代,在苏美争霸的紧张的两级格局时期。三大共同体以法国和德国为主要推动下而逐步成立的,一方面是为了西欧的独立,摆脱美国的经济控制;另一方面是为了更好的从二战的破坏中复苏过来,实现经济的自主发展。

图片 2

二战后,西欧尤其是法国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破坏,法国更是史无前例的被侵略国家德国全部占领,成为一个丧失国家主权的国家,也是戴高乐为主的一部分法国人的努力拼搏,才保住了法国希望的火苗,从而在二战后努力的去恢复国家的实力和影响力。二战后的美国,成为当时资本主义世界最大的债权国,因而也将恢复西欧经济作为国际战略,提出马歇尔计划。然而,在被帮助者看来,这样的帮助就像是对他们的经济侵略而不能长期忍受,因而才促进了三大共同体的产生,三大共同体使得德国和法国能够很快的抛却前嫌,努力为建立一个新的欧洲而制定符合欧洲经济发展的战略,这在历史上是很少出现的现象。为什么呢?让我们先梳理一下历史上的西欧政治经济发展进程。

与英国的若即若离不同,因为欧共体的成立,德国和法国的关系似乎比历史上任何时期的关系更为紧密,国土上的紧密相邻,对外贸易上的互通有无,对欧洲经济的龙头作用,使得两者因为共同的利益而走的更近。前英国外交大臣索尔兹伯里曾经这样说过:国家与国家之间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永恒的只有利益。而德国与法国之间能够相互扶持前行的,相信更大考虑的还是利益。

英国和欧盟

图片 3

在马克龙当选为法国总统的消息出来后,欧盟各国的领导人纷纷表示祝贺,其中德国总理默克尔致电赞赏其捍卫欧盟统一与开放。这样的致电内容与马克龙竞选总统时所持有的的对欧盟的立场有很大的关系。马克龙表现维护欧盟的统一者,并致力于欧盟的发展和开放。很多人因此对马克龙寄予厚望,觉得他可以带着欧盟走出低迷状态,再次走向繁荣。

欧盟的发展,更确切的说,前期是欧共体发展的前二十年内,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这与当时的国际格局和国际环境有着很大的关系,美国和苏联争霸时,西欧和日本在努力的把眼睛转向了自身,根据当时的国际状况制定社适合自身发展的战略,在国际经济形势不佳的情况下,西欧作为一个共同体整体的形式出现,引领了当时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潮流,一时间亚太经合组织,北美自由贸易区等地方性的区域合作组织便出现了。然而,欧共体的特殊之处在于,这些国家是在国家危难之时(经济在二战遭受极大损害)主动做出的调整,为了迎合整体的发展需求,各自都做出了必要的让步,甚至打出了政治一体化的旗号。虽然最终没能实现,但其在经济上的发展合力对欧共体甚至后来的欧盟发展还是起到很大作用的。

马克龙当选为法国总统,因为其本身所具有的独特性,而占据了各大新闻头条,这位新法国总统,可以说自带新闻热点,“年少功成”,仅仅39岁就当选为一个国家最高的领导人,相信这也是民选政府历史上不可多见的事件,更大的新闻爆点是,他身边的那位长他24岁的妻子。然,像法国如此浪漫的民族,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发生呢?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全民报料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希腊与欧盟,能给欧盟带来一股清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