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强力反华游行过后,越南社

      越南各地工业园区5月中旬发生了反华游行发展为暴力事件,至今已经过去2个半月。约100家工厂遭受损害的南部平阳省的越南-新加坡工业园(VSIP)为了防止出现同样的事态,如今仍然有军队和警察常驻,一部分工厂仍然处于停工状态。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访问了将启动重建工作的该园区。     台资企业Maxim旗下工厂正在进行拆除作业(7月上旬,平阳省)       早上和傍晚都有骑摩托车的工人等上下班,装载零部件和产品的卡车来来往往。工业园区表面看起来已经恢复往日的情形。所不同的是,随处可以发现警察和军队治安部队的身影。越南-新加坡工业园主管城市开发的首席执行官(CEO)表示“与警察和军队合作,24小时全天候进行警戒”。       抗议中国在南海进行石油勘探的游行发生在5月中旬。游行人群达到数千~一万人左右,他们推倒了工厂大门,抛掷石头打破窗户玻璃等,示威游行最终升级为暴力行为。在工业园区中相邻的VSIP一期和VSIP二期入驻的326家企业中有103家遭受破坏和损失,相当于入驻企业的3分之1。而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等的华人企业均成为了破坏目标。      在工业园区,虽然大部分企业已经重启运作,但警卫室的窗户被镶上了铁格栅等,企业间仍存在很多担心。一部分企业在工厂挂出了写有“我们喜欢越南”等内容的条幅,持续采取应对游行的措施。      受损最为严重的是遭到纵火的4家公司。中国大陆美的集团旗下工厂的一部分遭纵火。而台资标签企业MAXIM旗下工厂的厂房一半被烧毁。这家工厂仍然留被烧焦的痕迹,周围拉着“禁止入内”的胶带,而工厂内正在进行拆除工作。      工业园区方面表示对于遭受破坏和损失的企业,将给予暂时下调土地使用费和管理费等优惠。对于受损特别严重的企业,以提供替代地点和出租工厂等举措对重建提供支持。工业园区表示,经过一系列举措的实施,“除2家公司之外,全部企业已经重启运营”。  在反华游行暴力事件发生之后,对越南投资出现减少。今年上半年越南对外国直接投资的批准额(含新增和追加)比上年同期减少了35.3%。越南接下来要如何消除企业的警惕与不安,作为投资对象国,要重拾投资者的信赖或许仍需要时间……      (伊藤学 河内)

        在越南,反华浪潮呈扩大趋势。以中越舰船在南海发生冲撞为导火索,在越南南部的平阳省,约2万人的反华游行队伍走向暴力化。多家中国工厂被纵火,并开始出现抵制中国货的运动,地区制造业的零部件供应链也可能受到影响。 越南河内的反华游行       从5月13日晚间到14日凌晨,在位于该省的多个工业园区,游行队伍除了投掷石头砸碎中国工厂的窗户和推倒工厂大门外,还闯入工厂内抢夺设备。港资服装加工厂等至少15家工厂被纵火。       而日资、台资和韩资企业也受到牵连。6家日资工厂被投掷了石头。Acecook等日本企业进驻了该省,14日很多工厂为了确保员工的人身安全而停产。日本企业采取了悬挂日本国旗等应对措施。       越南共产党和政府平时严格限制游行,但是此次考虑到国民的反华情绪默许了游行。外界认为越南政府首次解禁游行导致了暴徒化的出现。       平阳省当局到了14日才加强了对游行的取缔。据当地媒体报道,当局逮捕了约630人。不过游行还向附近的巴地头顿省和胡志明市扩散。       越南首都河内市的便利店门外贴着“不卖中国货”。中国产的文具等产品从货架上消失。      旅游景点排斥中国游客的动向也十分明显。位于南部度假区芽庄的一家酒店入口处贴着“不为中国人提供服务”。      越南从中国进口零部件、原材料和服装等产品,去年的进口额为368亿美元,在过去10年时间里猛增至9倍。今后预计越南将在通关检查中加大对中国产品的扣押力度。      在中国南部和越南北部制造业的分工也出现扩大。如果物流滞后,日本制造业的供应链也可能受到影响。   (伊藤学 河内报道)

      2月16日在越南的首都河内市发生了抗议中国的游行。1月越南也曾发生过反华游行,此次是今年的第2次。100多人在市内行进,警方并未驱赶游行人群,采取了容忍的态度。2月17日是1979年“中越战争”35周年纪念日。越南的互联网上出现了号召参加游行的言论。 1月16日在河内市的反华游行      在越南,游行活动受到严格限制。不过,在中国在南海对外国渔船设置作业限制等强化海洋政策的背景下,越南当局容忍了反华游行,是对中国进行牵制。      游行队伍在河内市内行进了约1个半小时。参加者头上缠着写着“不忘79年”的红布,手拿花束,显示出向中国抗议和追悼“中越战争”牺牲者的姿态。(伊藤学 河内报道)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全民报料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强力反华游行过后,越南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