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美元买平昌冬奥门票却砸手里,怕被韩国人

第23届冬季奥运会正在韩国平昌如火如荼进行,但最近冬奥会被与“吃狗肉”联系在一起,在韩国内外引起争议。  据韩国JTBC电视台报道,为改善冬奥赛场周边环境,赛事举办地江原道及平昌郡方面鼓励卖狗肉汤的餐厅撤换广告牌、改换菜单,并对符合条件的商家进行资金支持。  报道称,为鼓励餐厅更换写有“狗肉”、“补身汤”等狗肉料理字样的招牌,平昌郡最多为每家餐厅提供1000万韩元(约合5.86万元人民币)援助,而改换菜单的餐厅可以从江原道与平昌郡方面获得最高2000万韩元(约合11.7万元人民币)的资金支持。  当地政府很为难  韩联社此前援引江原道相关负责人表述称,平昌冬奥会是全世界的盛会,担心食用狗肉为韩国形象带来负面影响,不利于冬奥会,因此提出这种方案。  平昌郡相关负责人表示,平昌郡本有12家餐厅提供狗肉料理,为迎接冬奥会,江原道与平昌郡方面积极说服这些餐厅停止贩卖狗肉,有2家响应,改换经营业种,其他10家餐厅目前大多以卖羊肉汤为主。平昌郡方面对改换招牌但继续卖狗肉的餐厅不提供资金支持。  一位在平昌经营狗肉店生意超过30年的业主称,大约一个月前接到平昌郡“通知”,提出停止贩卖狗肉料理,现在自家店内已换下带有狗肉料理的招牌,改做烤肉生意。他还提到,冬奥会后是否恢复狗肉生意要再看具体通知。  平昌郡负责人指出,有的餐厅停止销售狗肉后遭受数千万韩元经济损失。平昌冬奥会令韩国人热情高涨。图为2011年平昌申奥成功时平昌人激动万分的场景。  这位负责人还表示,目前看来冬奥会带来的外国游客不如预期多,离会场较远的地区基本没有游客。平昌郡共有约1200家餐厅,经营狗肉生意的只占其中1%,冬奥会没有为这些餐厅带来更多客流量,现在却因此导致他们无法营业或经营状况惨淡,也让他感到十分“心痛”。  韩国动物保护团体对地方政府的这种举措也并不满意,认为这种做法只能起到暂时性作用。在韩国关于食用狗肉是文化传统与动物权益保护之间的争议一直不断,动物保护团体“Care”代表朴素妍(音)对《国民日报》表示,如果地方政府真的认为狗肉文化是“堂堂正正”的文化就应该“原原本本地进行宣传”,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忙着遮掩”。  大型赛事的“狗肉”难题在韩国食用狗肉是合法的,韩国民间此前有“三伏天喝狗肉汤”的说法。图为2009年夏天,首尔某餐厅老板正在做狗肉汤。  在韩国,食用狗肉是合法的,韩国民间此前有“三伏天喝狗肉汤”的说法,与中国、越南等亚洲国家一样,部分韩国人认为吃狗肉有利于补身。近年来随着人们观念的变化与外来文化的影响,韩国吃狗肉的人数逐渐减少,同时关于禁食狗肉的讨论也越来越多。  1980年以后,每逢主办大型国际赛事,狗肉屡屡成为韩国面临的难题。  JTBC报道中提到,1986年亚运会与1988年汉城奥运会期间韩国政府曾下令禁止贩卖狗肉。报道称当时立法将“补身汤”列为“嫌恶食品”但引来众多批评,一些商家开始改称狗肉汤为“营养汤”、“四季汤”,这一法令后被废除。2002年韩日世界杯之际,国际足联曾致函韩国要求采取行动以让狗肉“无法被食用”,但韩国政府并未采取特别措施。  平昌冬奥会前,CNN、CBS、USA Today等英文媒体曾对韩国狗肉贸易进行报道,USA Today获得冬奥会组委会新闻部门声明称,所有奥运会场地内均不会贩卖狗肉食品,同时希望这一问题不会影响奥运会及该地区的顺利进行及声誉,“并支持该地区及政府在这一问题上所做的工作”。平昌郡政府负责人表示,此次劝告狗肉餐厅的行动也是地方政府接到中央政府授意后自行制定的。最近几年韩国狗肉贸易规模正在缩小。图中的农场于2016年被美国动物保护团体关闭。  韩国允许狗肉农场大规模饲养肉狗,而最近几年狗肉贸易规模正在缩小。JTBC指出,韩国畜产法规定狗是可以食用的家畜,但卫生管理法对狗的屠宰过程未加以规定,因此有意见建议强化相关卫生法规定,也有声音认为应该修订法律完全杜绝食用狗肉行为。  韩国动物保护团体KARA代表任顺礼日前在《韩民族新闻》网站撰文时还强调, “伴侣犬”可以不受任何限制流入狗肉市场也是韩国狗肉产业的一大问题,并唿吁韩国政府认真检视停止食用狗肉问题。  平昌郡负责人表示,为在冬奥会期间不被外国游客“讨厌”,平昌已经付出诸多努力,并会“继续努力下去”。

距离韩国平昌冬奥会开幕,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了。经过了前期的门票销售遇阻,平昌奥组委做了大量的工作,门票的销量确实有所提升。但是,对于已经花了大价钱买到冬奥门票的外国观众来说,他们中的一部分却不得不放弃去韩国观赛。对此,他们也表示相当无奈。一位台湾女子已经买到了平昌冬奥会的门票,但如何从韩国江陵到达平昌,却成了麻烦事。这位女子借来韩国朋友的ID,好不容易买到了首尔到江陵的KTX,但江陵到平昌的车票却买不到了。一位美国的体育迷花了足足1000美金,买到一张平昌冬奥会的门票,但却取消了行程。因为,他几经努力,都买不到首尔到江陵(平昌冬奥部分赛事主办地)的火车票,因为韩国也处于春运,火车票早就卖没了。无奈之下,这位美国体育迷取消了美国飞往首尔的飞机票,但是门票却只能砸在手里了,因为平昌奥组委规定,门票均为实名认证,不得转让。与他们相比,一位马来西亚的游客“前半程”还算幸运,因为他买到了通往比赛地江陵的火车票,但却无法预定到江陵的旅馆。“通过各种方式预定,都得不到任何的信息,这一切好像一场噩梦!”

平昌冬奥会筹备工作迟缓

腾讯体育2月9日讯 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的组委会筹备工作可谓一片狼狈,不仅竞技场馆等设施的建设大幅度迟缓,在吸引赞助商方面也是陷入苦战。据韩国媒体消息,除去设施建设的费用,大会总预算中的49亿人民币需要由赞助商来提供。但是距离冬奥会开幕还有三年时间的现在,组委会只得到了4家赞助商的合约,未达到目标额的三分之一。到目前为止,与平昌冬奥会签订了赞助合约的只有四家公司(分别是通讯、体育用品、会计和语学行业等领域的企业),与最初组委会设定的三十个领域的赞助商目标相距甚远。过去四届冬奥会,主办国都得到了至少五十家本土企业的支持。像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在开幕的四年多以前——2009年10月就确保了得到本土企业约53亿人民币的赞助金。2011年9月,这个数字增长至75亿人民币,最终在开幕前确保了总共81.6亿人民币的赞助金。即便是与筹备中的2020年日本东京奥运会相比,平昌冬奥也是处于劣势。起步较晚的东京奥运会目前已经得到了三家本土品牌的赞助合约。业界人士指出,有去年的仁川亚运会为前车之鉴,大多知名的韩国本土企业都不看好平昌冬奥会的前景:“担忧不仅不能够赚钱,反而因为冬奥会坏了品牌的名声。”平昌冬奥组委会在吸引赞助商方面的消极态度也是一大原因。据韩国监查院公布的数据显示,组委会2013年曾制定了要得到来自汽车品牌企业约1426万人民币的赞助金计划,但没有举行面向相关企业的说明会等活动,使得计划泡汤。2014年也只是进行了针对语学、服饰两个领域的赞助商说明会。监查院的一位人士称:“因为吸引赞助商乏力,组委会从2011年到2014年为止,从金融机关那里的融资金额超过了1亿元人民币。”尽管组委会强调今后会大力吸引赞助商的工作力度:“现在正与2、3家企业进行交涉,预期可以在今年4月前签下合约。”但很多人士指出要大规模地吸引本土企业支持,靠组委会单独的力量无法解决。汉阳大学体育产业学科的崔教授表示:“距离冬奥会开幕还有三年,今年是组委会吸引赞助商的黄金期。缺乏强有力的指挥系统是当下组委会的最大问题,为了能与大品牌企业交涉成功,组委会必须借助韩国政府主导的力量。”连韩国本土企业也不看好自家举办的冬奥会,外国企业就更是“望而却步”。引来了日本网友新一轮的炮轰,一些人吐嘈:“就连韩国人自己也怕被坑,这也太讽刺了”,“仁川亚运就是最好的例子,企业都怕‘赔了夫人又折兵’,亏本的生意谁都不愿意做”,“韩国人请继续高冷到底,千万别和日本扯上任何关系——无论是钱财还是场地都不能支援给韩国!”

图片 1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全民报料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千美元买平昌冬奥门票却砸手里,怕被韩国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