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为日俄争议领土谈判,安倍被迫处于守势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当地时间9月10日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与总统普京举行了第22次会谈,然而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问题却未取得实质性进展。领土谈判处于中断状态。在四岛的日俄共同经济活动相关磋商也进展艰难。日本舆论认为,无法否认这给人以安倍被迫处于守势的印象。

日本首相官邸官员证实,首相安倍晋三14日晚向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承诺,如果俄方移交“北方四岛”、即俄方所称“南千岛群岛”中的色丹岛和齿舞诸岛,岛上将不会设美国军事基地。  【不设基地】  利用在新加坡出席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的机会,安倍与普京14日晚会晤。日本《朝日新闻》16日以首相官邸高级官员为消息源报道,安倍告诉普京,收回色丹岛和齿舞诸岛后,日方不会允许美军在那里建基地。  安倍2016年11月会晤普京前夕,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尼古拉·帕特鲁舍夫与时任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会谈。帕特鲁舍夫询问谷内,如果俄方依据《日苏共同宣言》向日方移交两岛,岛上是否会设立美军基地。谷内回答“有可能”。  普京随后在会晤中向安倍提及上述对话,说如果有这种可能,那“谈判就结束”。安倍当时解释,称那是“误解”。  依据《日美安保条约》,美国可以要求在日本任何地点设立基地。《朝日新闻》报道,俄罗斯方面视“北方四岛”以及千岛群岛和勘察加半岛为重要国防线。日美这一规定长期以来成为阻碍日俄争议领土谈判的一根刺。  一名日本外务省高级官员向《朝日新闻》记者解释:“美军可以要求在任何地点设基地,但日方同不同意是另一回事。”  俄罗斯国家电视台15日播放一档时事节目,讨论俄罗斯国家安全与俄日关系。一名嘉宾指出,如果俄方向日方移交岛屿,美军设施和舰船可能出现在岛屿周边海域,而日方无法拒绝美方增加基地的要求。  【先争两岛】  安倍与普京在新加坡会晤时商定以《日苏共同宣言》为基础,加快日俄和平条约谈判进程。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苏联在对日作战中占领“北方四岛”,即国后岛、择捉岛、色丹岛和齿舞诸岛。日本与苏联1956年签署《日苏共同宣言》,确定尽快签订和平条约;签约后,苏联向日本移交争议岛屿中面积较小的色丹岛和齿舞诸岛。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继承苏联政治遗产,有意遵循《日苏共同宣言》化解俄日领土争端、缔结和平条约。普京和时任日本首相森喜朗2001年约定,俄方可以先移交色丹岛和齿舞诸岛。但森喜朗不久后下野,日本新政府转变立场,要求俄方一并归还四岛,俄方拒绝,谈判长期没有进展。俄方则加强对争议岛屿的实际控制。  普京2012年3月接受媒体采访时借用柔道术语,说俄日两国应当作出妥协,在“南千岛群岛”问题上实现“平手”。近年来,安倍政府考虑降低难度,先向俄方索回色丹、齿舞两岛,其余两岛暂时维持现状。  《朝日新闻》报道,安倍政府对俄谈判方针发生转变,改为推动俄方先行归还两岛。安倍政府一名高官14日晚说:“国后、择捉两岛上住了那么多人,俄罗斯怎么可能归还?”  【前途多难】  《朝日新闻》解读,日俄就争议领土分歧大,谈判面临不少困难。  日方视拿回色丹岛和齿舞诸岛为第一步,最终仍要俄方归还全部四个岛屿,而俄方几乎不可能接受这一方案。对先拿回两岛的方案,日本国内也有不小的反对声。  另一方面,尽管俄方重视1956年《日苏共同宣言》,日俄没有就色丹岛和齿舞诸岛主权归属达成一致。普京15日告诉媒体记者:“宣言没有提及两岛主权归属,(结果)取决于今后谈判。”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16日说,一旦俄方归还两岛,“当然可以确认日本(对两岛)拥有主权”。(刘秀玲)(新华社专特稿)编辑:吴海波

  此外,安倍此次不得不在俄罗斯11日起实施的冷战后最大规模军事演习“东方2018”期间举行首脑会谈。要促使加强牵制美日同盟的普京为解决问题做出决断,可谓“艰难至极”(官邸消息人士语)。

  共同社认为,这是由于主张四岛为本国领土的俄罗斯对在四岛实施“特别制度”面露难色。采取在不损害法律立场的情况下可参与活动的“特别制度”,对日本而言是“无法让步的底线”(外务省官员语)。双方在认识上存在很大分歧。

  安倍在会谈后的联合记者会上就共同经济活动称,“共同描绘四岛未来蓝图作业的道路已清晰可见”,凸显磋商取得进展。然而这一高调宣传的背后却是,安倍希望加快实现有关活动为归还四岛造势的设想发生了动摇。

  日本共同社9月11日报道称,日本定位为“领土谈判”的工作层面和平条约缔结谈判自2016年夏季以来中断至今。安倍在同年12月普京访问日本表示,力争开展区别于领土谈判的共同经济活动,其背景是由于未能得到普京对加快谈判的配合,因而不得不退而求其次。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全民报料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安倍为日俄争议领土谈判,安倍被迫处于守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