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南海之争       日本防卫省和自卫队将与南海周边国家强化安保合作。日本海上自卫队4月将参加由印度尼西亚主办的多国联合演习“科莫多”,与美国及东南亚各国的海军深化合作关系。日本还将让潜水艇和护卫舰停靠在菲律宾和越南的港口,以对建造人工岛等的中国进行牵制。      日本将让4月27日结束航海训练的海上自卫队潜水艇停靠在面向南海的菲律宾苏比克湾。这是日本的潜水艇时隔15年再次停靠在菲律宾港湾。      与潜水艇同行的2艘日本护卫舰将首次停靠在越南南部的金兰湾。金兰湾位于中国建造人工岛的南沙群岛附近。其目的在于显示出日本自卫队在该地区的存在感。       日本还将在军事能力构筑方面强化支援。日本防卫省最早于3月内举行由日美澳3国为越南海军提供培训的研修会。越南以陆军为主,存在强化海军实力的课题。在存在领土主权纠纷的西沙群岛,中国正在推进导弹部署等。3月14~18日日本防卫省针对越南军队负责人,进行了有关联合国维和行动(PKO)的相关培训。       日本还预定与菲律宾就向其出借海上自卫队的训练机TC90进行磋商,以在南海进行警戒和监视。关于维修方法,日本目前还正在讨论为菲律宾海军提供相关培训。

南海之争     日本与南海周边国家的防卫合作进入新阶段。4月12日,日本海上自卫队的护卫舰继上周停靠菲律宾之后,首次停靠越南中部的军事要冲金兰湾(Cam Ranh Bay)。日本正和与中国的对立尖锐的周边国家展开合作,加强对中国海洋战略的牵制。 首次停靠金兰湾的日本海上自卫队护卫舰     金兰湾与中国建造人工岛的南沙群岛以及部署导弹的西沙群岛均仅相距约550公里。日本海上自卫队今后将继续将此处作为食品和燃料的补给基地。     日本海上自卫队还向12日在印度尼西亚巴东(Padang)周边启动的多国演习派遣大型护卫舰。据悉,日方将邀请马来西亚、韩国和泰国等上尉级海军军人乘船,以建立信任关系。     允许海上自卫队停靠的一方也希望以日本和美国作为后盾,牵制中国。     金兰湾自2002年俄罗斯结束驻扎以后,“美国等很多国家都在私底下表示了希望定期停靠的请求”(接近越南军方的人士)。但是,倡导全方位外交的越南政府并未改变“不允许特定国家优先利用金兰湾”的姿态。允许海上自卫队停靠称得上以往方针的转变。     日本呢海上自卫队2艘护卫舰在金兰湾之前顺路停靠苏比克湾,该基地所在的菲律宾也对中国的行动感到紧张。菲律宾海军去年6月在南沙周边与海上自卫队实施了首次联合演习。      越南、菲律宾与日本加强合作的背景是海军力量薄弱,无法依靠自身力量对中国施加压力。随着日本安全保障相关法的实施,易于在海外展开活动的日本自卫队以及具有同盟关系的美军受到的期待出现提高。      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陆慷在12日的记者发布会上,针对海上自卫队停靠金兰湾一事回应称,表示:“任何两个国家之间开展正常合作应该是无可非议的,但如果这些合作针对第三方,不利于本地区和平与稳定,特别是如果涉及到中方,中方必然要表明我们的立场”。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 富山笃 越南南部 金兰市

菲律宾有意参加跨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为了参加TPP,菲律宾已与各国政府展开预备磋商。TPP通过地区合作推动安全保障的意义也很明显,印度尼西亚等国也显示出参加的意向。中国在南海的存在感正日趋加强,在此背景下,东南亚国家加入日美主导的机制的趋势有可能加速。 菲律宾贸易工业部部长助理Ceferino S. Rodolfo   作为菲律宾自贸协定的实际事务负责人,贸易工业部部长助理Ceferino S. Rodolfo日前接受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采访时透露了上述情况。自去年起,菲律宾与马来西亚、美国和智利等6个成员国展开了准备性磋商。12国于10月达成TPP基本协议之后,“将详细分析成员国确定的协议原文,并最终判断。经济保持增长的现在是最佳时机”。  在南海南沙群岛,中国通过填埋暗礁建造了人工岛,建造3公里级机场跑道等用于军事目的的可能性引发了担忧。为了牵制中国,美国10月向人工岛附近派遣了军舰,紧张局势正在升温。  南海是世界贸易的要冲,除了日美之外,周边国家也开始感到担心。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10月访美之际,对加入TPP显示出积极意愿。越南和马来西亚已经参加。有观点认为,如果南海周边的东南亚国家参加日美主导的框架,在牵制中国方面将产生一定效果。     对于菲律宾来讲,与经济原因相比,参加TPP在安全保障方面的意义更加明显。Ceferino S. Rodolfo表示,在TPP的12个成员国中,菲律宾已与多个国家签署了自贸协定,与美国贸易的70%也实现了零关税。另一方面,站在寻求加强与日美澳等的军事联系以应对中国的菲律宾角度来看,“不存在拒绝TPP的选项”(菲律宾政府相关人士)。  11月在土耳其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20)首脑会议以及在马尼拉召开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上,南海安全保障问题或将成为讨论的焦点。  当然对菲律宾来说,2016年5月举行的总统选举举有可能对外交政策产生影响。阿基诺三世政权在外交上推进亲美和亲日路线。不但签署了为美军实际驻留开辟道路的美菲新军事协定,而且为了签署着眼于扩大日本自卫队活动的地位协定,也在展开磋商。  但是,受到贫困阶层等支持的副总统杰约马尔·比奈被认为亲华。如果比奈当选总统,并推行与以前相反的政策,不仅是对菲律宾的外交政策,还可能对地区的实力均衡产生影响,因此选举的走向正受到关注。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佐竹实 马尼拉报道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最新时事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日经中文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