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数学大赛失利,中中原人民共和中国奥林匹

一道题“全军覆没”?领队:暴露一些问题

得知中国选手这次未获金牌的消息后,很多中国人开始难受了。有评论声酸溜溜:看美国队合影中的华裔面孔,“得奖的还是中国队啊!”甚至,有的网友把失利的原因,和之前教育部取消奥赛和升学挂钩的政策联系到一起。但是,镇海中学的奥数金牌教练认为,进行这样的联想是不恰当的。

6名中国参赛者中,没有人获得金牌,4人获得银牌,1人获得铜牌,1人获鼓励奖。团体排名中,美国队第一,中国队排在第六位。

近年来,为治理“疯狂奥数“等给学生带来的学业负担,我国明确要求在义务教育阶段,不得将竞赛成绩和入学挂钩。到2020年之前,全部取消义务教育学校的特长生招生。同时,中高考均取消奖励性质加分,只有部分高校的自主招生中仍关注有学科特长和创新潜质的学生。

罗马尼亚大师杯赛中国队领队 瞿振华:

这种治理的思路是,降低竞赛的择校功能、升学功能,让奥数回归本身的价值。让中小学在办学中重视学生的兴趣培养,推进个性化教育。与此对应的,不同大学、专业也宜有不同的招生标准,引导学生发展不同的学科特长。

罗马尼亚大师杯赛中国队领队 瞿振华:

无论是过去为了额外加分还是如今当做自主招生的“敲门砖”,不可否认,此前绝大多数家长和学校对于奥赛都是出于功利目的,而非兴趣和特长。

在很多人印象中,国际数学竞赛中国学生摘金夺银不在话下,而这次的成绩让很多网友担忧,中国年轻人的数学水平是不是落后了?这真的是一场全军覆没的比赛吗?治理“全民奥数”有错吗?奥数培训到底该怎样拔出真尖子?

“人家一直在进步,我们可能仍停留在原先的培训模式上。相比于美国队的选拔机制和训练方式,我们没有与时俱进。”宁波镇海中学的数学国际金牌教练沈虎跃认为,中国的奥赛培训受教育政策的影响比较大,带有比较重的功利性。在中国,奥数已被赋予了太多社会内涵,孩子们所承受的也太多了,这就成了问题。

△竞赛第三题中国队无一人做对

2月25日,第11届罗马尼亚数学大师赛闭幕,中国队无一人获得金牌,最好成绩是拿到银牌的第15名,总成绩排名第6。尤其是比赛的第3题,满分7分,参赛的6名中国选手几乎被“团灭”,只有一人拿了1分,其余全是0分。

数学竞赛的本意是为了发现有数学天赋的学生,激发他们学习数学的兴趣进而走向数学研究或者其他以数学为基础的学科研究。那么在现有的政策下,该如何发现并选拔奥数真尖子,为将来我国的顶尖人才脱颖而出做储备呢?

鉴于此,教育部必须在接下来的教育改革中推进所有中小学进行多元教育、个性化教育。国家需要的是创造性人才,不是计算机器,不能因为一门数学就忽略掉了其他学科,从而在科技树上畸形发展。或许,家长应该让孩子自己选择兴趣班,让孩子自己规划自己的人生。让孩子在兴趣中成长,才能给我们带来更广阔的未来。

各种学科竞赛的学习内容,特别是数学竞赛内容,曾一度因与升学挂钩等因素受到追捧。它不仅是升学加分的利器,也被当做拓展思维的法宝。

相反,中国的孩子,从小就被父母“逼着”上各种奥赛班。虽然国家已经严令禁止将奥赛和升学挂钩,禁止中学根据奥数录取学生,也禁止开办奥数班;但是,奥数班们大多换个“面孔”重开鼓另开张。在中国,奥数并不是数学,它是一门手艺,一门快速解题的手艺,一门弯道超车的手艺,一门可以让某些人揽财的手艺。

2014年,相关文件中明确,取消中学生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学、信息学学科奥林匹克竞赛加分项目;取消科技类竞赛加分项目。“竞赛热”有所退烧。

3月3日,第60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国国家队在华师附中举行集训开幕式。此次集训是2月25日第11届罗马尼亚数学大赛失败风波后,中国选手们的首次集训。接下来代表中国参赛的“国手”将在这次集训中诞生。

我国选派在全国数学奥林匹克决赛中成绩较好的省份组队参赛,一方面是考虑到组队和签证的便利性,另一方面,我们只是把罗马尼亚大师杯看作锻炼队伍的机会,并没有刻意地去追求成绩。

美国人的“数学观”VS中国人的“数学观”

“总体来说,我们选手都发挥了自身的水平,虽然没有金牌有一些遗憾。有3名选手获得35分,与金牌线37分差之毫厘。

美国孩子对待数学的态度非常平和。他们把数学视为一门与其他学科无异的课程,并不觉得“得数学者得天下”,也不觉得数学会帮助、亦或阻挡他们人生前进的道路。

近期,教育部正在进行竞赛的清理认定工作,经过认定之后,清单之外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将一律不得组织进行。

历史回顾

▌本文来源:央视新闻综合

美国的孩子,和一些中国数学天才没有任何爱好的形象不同,他们每天打壁球、玩游戏…什么都没落下。而他们之所以数学那么好,不是因为父母逼着他们学,而是因为他们喜欢数学。

“国家治理全民奥数热的思路是正确的。全世界来看,包括发展了很多年奥数的美国,都没有形成全民奥数的形态,只是有数学兴趣的学生选择学习奥数,学校也是更多地关注学生的个性与兴趣发展。但在我国,很多对学生对奥数没有兴趣,也被迫学习奥数,这造成了过多的负担。

20多年前,很多小学、初中学校都有一些兴趣小组,其中包括数学兴趣小组,那是学生依据自己的兴趣自主报名参加的。在小学、初中的数学兴趣小组里,自然要讲一些趣味数学,介绍一些难度高于一般课堂上的数学题。通过这样的学习,这些学生钻研数学的兴趣更加浓厚,数学成绩也大幅提高。然而一切都在这20多年里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尤其是数学兴趣小组演变为今天的奥数班,到了几乎无人不学的地步。因为全世界很少有哪个国家的小学生人人都要学奥数,人人都要拿奥赛冠军,这是违背教育规律的。

罗马尼亚大师杯赛中国队领队 瞿振华:

奥数培训应优先考虑孩子兴趣

如何拔出奥数真尖子?

1994年,国家教委就发出通知,除了国际奥数集训队,社会上的其它奥校一律停办。此后教育部门屡屡下发禁令,但市场依旧红火。

△#数学大赛中国队全军覆没#的话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榜。

“一方面,我们应该淡化对国际奥数竞赛成绩的过分看重,让其回归本质,它只是高中学生展示自我数学解题水平的一个活动。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给数学有特长的学生一个平台,让数学竞赛发挥本来的作用:普及与提高,激发学习兴趣。”

“罗马尼亚大师杯赛邀请在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中成绩较好的国家参赛,是想要给高水平的学生一个更具有挑战性的数学比赛。它的赛题有时比国际数学奥林匹克还要困难。

因此有舆论认为,这是不是说明“不学奥数我们的数学教育效果是不是不好了?不能出顶尖人才了?” 还有些人把原因归结为我国取消奥数比赛加分、治理“全民奥数”,并呼吁反思治理奥数的相关政策。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副院长 熊炳奇:

领队:看作锻炼机会 没有刻意追求成绩

对比由中国数学会发布的《2019年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国家集训队名单》来看,这次参赛的6名选手都在2019年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国家集训队名单中,并且都来自上海的学校。

目前的治理,淡化奥赛竞赛获奖的升学功能,是希望减轻学生的负担。但没有推进学校办学模式改革、评价体系改革,导致对学生个性、兴趣的培养进一步不受关注的问题。因此在治理疯狂奥数的同时,还要推进中小学个性化教学、多元化教育的改革。”

主要问题是第三题我们没有一个同学做出来,显示出我们的学生在遇到具有一些高等背景的组合问题时视野不够宽阔,这是值得注意和改进的地方。”

2018年,教育部要求全面清理规范管理面向基础教育领域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

“第一,教育部门应为优秀学生提供展示平台,让优秀的孩子有展示的舞台;第二,让学数学有余力的学生参加数学竞赛活动,不应该与升学挂钩,这方面政策应进一步加强,让真正爱好的孩子去投入到数学兴趣的培养中去;第三,要加强数学竞赛指导老师的培训,不要让没有资质的老师来误导孩子。

第十一届罗马尼亚大师杯数学竞赛网站提供的名单显示,这次中国团队有6名选手参赛,另外还有领队和副领队各1人。

今年罗马尼亚大师杯由上海组队参加,参加的六名学生都是在刚结束的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决赛中获得金牌进入国家集训队的选手。”

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高级教练员 范四清: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不能要求所有学生都参加奥数,通常也就是3%、5%左右的人可能有这方面的优势,应该让他们去自主的参加这项活动。对于竞赛类的学习内容,要建立多元、自主的机制。

在2月25日举行的罗马尼亚数学大师赛上,中国队6名参赛者有4人获得银牌,1人获得铜牌,1人获得鼓励奖。团体总分中国队名列第六。这个名次,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和讨论。

比赛中,有一题中国选手无一做对,甚至有些教练都不会做,有网友对此颇有异议。对此,领队瞿振华认为,确实暴露了一些问题。

取消奥数加分 我们的数学教育真的倒退了吗?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最新时事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数学大赛失利,中中原人民共和中国奥林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