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战书要求肃清令安顿余毒,坚决杜绝霍子孟集

摘要: 中央档案馆官方网站此间披露,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日前在出席该馆会议时要求,深刻理解中央彻底查处令计划严重违纪案件的必要性和重要意义 ...  中央档案馆官方网站此间披露,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日前在出席该馆会议时要求,深刻理解中央彻底查处令计划严重违纪案件的必要性和重要意义,深入开展肃清令计划余毒影响的清理工作。这是中央领导人首次提出“肃清令计划余毒”的提法。  中央档案馆馆长易人  中央档案馆(国家档案局)日前换将。原馆长(局长)杨冬权年满60岁退休,担任副馆长十年之久的李明华扶正。中央档案馆与国家档案局“两块牌子,一套班子”,既负责中共中央档案的保管、整理、研究工作,由是主管全国档案工作的行政部门,级别是副部级单位,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归口管理。  栗战书7月31日出席了中央档案馆主要负责人调整宣布会议。他指出,档案工作最首要的是把牢政治方向。在中办,讲政治是立厅之本,是对干部职工最基本也是第一位的要求,中办没有脱离业务的政治,也没有脱离政治的业务,任何小事之中都有政治,档案工作也无例外。  栗战书强调,前不久,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了中央纪委《关于令计划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决定给予令计划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对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一定要从党性原则和政治立场的高度,深刻理解中央彻底查处令计划严重违纪案件的必要性和重要意义。要深入开展肃清令计划余毒影响的清理工作,以令计划严重违纪案件为反面教材,吸取深刻教训,站稳政治立场,分清大是大非,锻炼对党绝对忠诚的政治品质,把政治纪律、政治规矩、组织纪律挺在前面,始终做政治上的明白人、纪律上的规矩人。

图片 1

权也大,势也大,后代子孙祸也大; 

霍去病兵出朔方闪击匈奴,故意偏道路过河东(今山西临汾),那里有他从未谋面,却一直想见的爸爸——霍仲孺,字子牛。这个霍仲孺壮年时,仗着粗通文墨,离开家庭,独自跑到平阳侯曹寿府里当小吏,曹寿是大汉开国元勋曹参的后裔。

显夫人曾流露出那么点意思,马上就有人自告奋勇去找皇帝说亲,但皇帝说:朕可以立霍光的女儿为昭仪,当皇后不行,朕和许皇后情深意笃,还有一个儿子,一家三口在民间受过苦,朕不能无情无义。如果今天朕抛弃原配,明天就可以抛弃霍家,这样的皇帝,霍家能信任吗?

卫少儿拿到曹家一笔补偿后无奈回家待产,不久生下一男孩,经常咳嗽,卫家祈求去灾去病,取名卫去病。卫去病属于非婚生子女,和他舅舅卫青一样,卫青是卫去病的外公和别的外婆生的,卫家有生养私生子的门风。他们甥舅的区别就是一个判给母亲,另一个判给父亲。

霍光表现得忧心忡忡,他沉痛地列举了刘贺1300条罪状,比如斗鸡走狗,骑马射箭,上树掏鸟窝(霍光小时候在乡下常干),吃宫女豆腐,吃饭吧唧嘴,每晚熄灯后大呼小叫,睡懒觉不上朝,碰到霍光等老同志不主动问好等等。

卫去病的姨叫卫子夫,卫少儿的妹妹,卫青的姐姐,一个地位很低的婢女,居然被汉武帝招进宫里,册封为夫人,且备受宠信。之后生下了太子,卫子夫晋升婕妤,不久又被尊为皇后,卫家出了一个母仪天下的女人,这下不得了,卫家作为新兴外戚集团登上了大汉的历史舞台。

图片 2

他是众多大事件的亲历者,他最清楚皇帝在什么样情绪下,做出什么样的惊天决定,每个决定有多少人头落地,改变多少人家的命运。这些年来他奉旨办事,实心当差,跑腿打杂,从不发问,更不妄议。对任何人又抛弃,又放弃,他只对皇帝负责,他的道义良心早给狗吃了,只要自己不卷入政治漩涡。

但霍家这帮大爷,包括霍去病的孙子,都是享福惯的,除了大骂几句,一接触正经事就只能一筹莫展,挤眉蹙额。

他们的童年处在指指点点和奚落嘲笑中,稍大一点后,这个热点就无人问津了,卫家不是明星,没有谁会长抓不懈地关心底层人民的家务事。本来卫去病将浑浑噩噩过完一生,但命里注定不可以,有那么一天,天边飘来一片云彩,停在卫家头上开始下暴雨,哪个神仙喝三天酒找不到厕所憋坏了,找到这里才发现。

霍光作为天字第一号专案组组长,把那天在未央宫掖庭当值的人都收押审讯,淳于医生是第一嫌疑人。显夫人最怕她熬不住酷刑招供,她想到了灭口,但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向霍光承认。

卫去病了解了自己的生世,一直有着强烈得认祖归宗的想法,他姓霍不姓卫。在远征前,他向母亲卫少儿打听他父亲的情况。卫少儿向他作了说明,并一声一骂那个挨千刀的禽兽,玩弄情窦初开的豆蔻少女,让少女变成了老娘,骂着骂着表现了出了高兴,回忆起那段经历还是蛮甜蜜的。

显夫人盯着她,看她神情恍惚,就轻松地笑了,说:医生,你尽管放心嘛,有我家相公在怕什么?你还愁富贵不来吗?

卫青和卫去病跟着鸡犬升天,汉武帝很偏袒他们,今天升官,明天提级,汉朝皇帝不乏双性恋,据说他俩都是汉武帝的男宠,出入寝宫,从不避讳。两人风格不一样,卫青柔媚,去病刚毅。

度日如年的日子一天一天过,霍光又管了2年,终于到了油尽灯枯的那一刻,他从生病到呜呼哀哉,撑了3个月。皇帝御驾霍府达10余次,霍光躺着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皇帝握着他手,流着泪说:亚父你要快点好起来,大汉和朕离不开你啊。

2.  汉武帝,草菅官命。他的历届丞相,几乎没有善终的,他有一个发小叫公孙贺,被任命为丞相时,哭得跟泪人一样。公孙次帅,后来果然死于非命。

                                          (二)

霍仲孺一拿到书面通知,就重申自己无力抚养儿子,连夜离开长安,回乡和家属团圆去了,几年后又跟原配生下一男,取名霍光,希望他长大后光大霍家门楣。

借问此理是若何?儿孙势大胆也大, 

好在卫家人不是阮玲玉,不懂得人言可畏,还没有一个自杀的。作为公众人物,你要大富大贵,就得允许别人痛快痛快嘴,感谢卫家人为无聊的生活提供了取之不尽的相声素材。

赶走昌邑王,霍光重新给刘家找接班人,这期间他代行皇权,俨然成了大汉的立皇帝,多少人恨他,却敢怒不敢言,此时的霍光,还是当年那个一味谨慎,走路也不敢绕弯的乡巴佬吗?

                                          (三)

                                        (一)

他10岁就当了朝廷的郎官,然后连年升迁,诸曹、侍中、奉车都尉、光禄大夫,一直陪伴在汉武帝左右,27年来从没有触怒过皇帝,他不发表任何意见,不传递任何消息,不接受任何馈赠,不充当任何人的政治资源。这期间,霍光目睹了一系列的政治波澜,人事更迭,甚至人伦悲剧,霍光看在眼里,怕在心里。

她觉得新任皇帝是霍光扶植起来的,他怎么报答霍家都不过分,比如他应该休掉原配老许,一个糟糠凭什么当皇后,自己的女儿才配。

伴君如伴虎,外人看着霍光多体面,多尊贵,整天泡在宫里,跟随皇帝起居。有12个字可以真实地概括他的生活状态: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霍光和几个人相互唱和,霍光逗哏,其他几个捧哏,最后霍光无奈地说:“请在场诸位表明立场,我们还能指望他来领导人民奔小康吗?”诸位都惶惶然不知所措,唯有诺诺,一切以大将军马首是瞻,四下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霍去病20岁封冠军侯,22岁封大司马,23岁封骠骑大将军,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他也是小鲜肉,但不是娘娘们们的,靠脸蛋卖骚上位。 这位军神杀死的匈奴人比他吃的米粒还多,只可惜26岁时死了,年纪轻轻撒手而去,死因至今不明,留下一个吃奶的儿子。

他作为幕后老板,静静观察着局势的变化,他来自民间,18岁之前从没接触过政治,见过最大的官就是乡长,可一旦当了皇帝,居然发现自己是天生的政治家,难道老祖宗刘邦显灵,把玩弄项羽的那套手段托梦给了他?

一旦国势稳定,内斗就要抬头,搞政治的人不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就会失去快乐的源泉。要知霍家如何令人发指?请继续收看《坚决肃清霍光集团的政治余毒(下)》

殿下走上几个彪形大汉,团团围住昌邑王,一把扯下他的龙袍,金纽扣掉了一地,摘掉顶上冠冕,解下绶带,没收玉玺,呆若木鸡的昌邑王成了一只剥光鸡。霍光同时下令,跟随昌邑王来京的200个狐群狗党一律斩首。

3.  太史令司马迁只为寡不敌众,被迫降胡的李陵说了两句公道话,就惹得汉武帝暴跳如雷,把他下牢受了宫刑,让一位千年难遇的良史成了公公。

鉴于霍光有拥戴之功,霍光、霍去病的坟茔得以保留,仍享受皇家按照功臣标准的祭祀。

                                      (四)

而此时皇帝频频下诏,把霍光的儿子、侄子、孙子、侄孙、女婿、外孙都从原来的中央实权部门,军事岗位,地方大员任上逐个调离,安排到职务更高的岗位上,在学派理论、各家著述、文献整理、精神文明、祭祀、训诂、宗教、音乐、民歌、地方志、西域志等学术邻域发挥重要作用。

1.  太子刘据,刘据的两个儿子,刘据的两个亲妹妹,刘据的母亲皇后——卫子夫全部死于非命,卫氏外戚集团也从盛而衰,彻底覆灭,汉武帝杀起骨肉来眉头都不眨。

图片 3

卫去病晓行夜宿,终于在河东见到了霍仲孺,浩浩荡荡的队伍簇拥着一个骑白马的青年,这个一身戎装,披着红斗篷的人就是他儿子,当年他不要人家,现在人家富贵了,居然不念旧恶来认他,老霍像在梦里,挨个咬十个指头,每个都疼。他又震惊有感慨:想不到啊,想不到啊,祖宗积德,把将军赐到我们霍家了。于是父子抱头大哭,卫去病从此改叫霍去病。

有一天许皇后稍觉不适,传淳于大夫进宫诊脉,淳于大夫开了方,熬了药,又偷偷掺了一点显夫人给她的粉末,许皇后服了两剂汤药,第二天与世长辞。好好一个人死了,还是尊贵的皇后,天下哗然,刘询父子悲痛欲绝,刘询下旨彻查。

霍去病重重点了点头,说:哦,俄已经关注了。他凯旋回国的时候,把趴在树上掏鸟蛋的霍光带到京里去了,一个10岁的乡巴佬,日后用他捏牛粪的手把大汉帝国随意拿捏,一会儿塑造成牛,一会儿塑造成猴。

无论国家大小情事,涉及行政、人事、军事、财政、税征、赈济、营造等条块事务,霍家人把大门一关就能决定。通常霍光会抱着一只猫坐在办公桌后面,汇报官员一个接一个进门,一家老小或站,或坐,或卧,围绕着听。

大汉时代,一个貌似火红的年代,开放大于保守,粗狂、豪迈是主旋律,人民的血是热的,都想去挣点功名。卫去病在恰当的时候走到恰当的坐标位上,成就了一代名将。汉武帝放心地把一支劲旅交给他。

图片 4

卫家顿时成了坊间第一谈资,卫青和卫去病的私生子背景也昭然若揭。长安人民躺在床上说,坐在茶馆里说,走在路上说,扎堆在集市上说,喂猪时说,骑马时说,牙都晒黑了,还要说。说起卫家来,要么故作神秘,挤眉弄眼,要么高谈阔论,眉飞色舞,内容充斥着低级趣味和三俗段子。经常谈着谈着就“轰“地爆发出狂笑,笑得前仰后合,高兴得又掉眼泪,又跺脚,还要发疯一样地拍墙,个个脸上泛起油光光的红晕,好像卫家女人都被他们嫖了一样。这就是羡慕嫉妒恨的具体表现。

她胆战心惊,浑身发抖,霍家的饭不好吃,后悔啊后悔。但她清楚,自己上了贼船,要敢拒绝,今天就走不出霍家大门,她更不敢揭发,朝廷上下都有霍家的耳目,唉。

                                        (一)

霍光出言废立,拥有无限的权力,纵观中国历史,能如他妄为的,屈指可数几个人:伊尹、赵高、王莽、董卓、司马昭、刘裕、武则天、朱温。

图片 5

                                        (三)

公元前87年,汉武帝咽气了,整个帝国都松了一口气。这个独夫死前还找人垫背,倒霉的是年轻的钩弋夫人,这个女人为他生了一个8岁的儿子,就是汉昭帝。杀其母,再立其子,是汉武帝的帝王之术。

刘询是个极聪明的皇帝,他料到皇后一死,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凶手。但他此时羽翼未丰,只能强压悲痛,隐忍不发。皇后丧礼结束后,他主动提出后宫不能无主,请大家商议,大家说霍大将军女儿霍昭仪,心地纯正,懿范垂世,可表率六宫,汉宣帝立刻升迁她为皇后,霍家人弹冠相庆。

当年霍仲孺假公济私,驾驶公家马车,说是出门办事,其实是拽着她去城外野合,马一边吃草一边用眼角瞥他们。她坚决不从,说有人偷窥,霍仲孺说,哪有人,不就是马嘛。于是一个半推半就,一个如狼似虎,一时的车震,震出一个载入史册的大英雄。享乐一时,享福一世,车马费还可以报销,天下哪里找这样便宜事,由此得出一个结论:公车撩妹最爽。

霍光的眼光很暗淡,说话气若游丝:陛下,老臣不行了,霍家以后就拜托陛下了。

图片 6

有一天,显夫人主动找淳于医生来谈心,医生忐忑不安地跑来,她掏心挖肺,说了很多感激的话,又表了一番忠心,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显夫人耐心地听完,亲热地拉着医生说体己话,但她显然在七绕八绕,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从家长里短绕到最后才透出那么点意思,女大夫此时如梦方醒,像晴空打了一个炸雷,原来如此!

霍钟孺在公务之余,一意勾搭年轻女性,和一个叫卫少儿的侯府招待所女服务员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之后双方交恶,两次被对方腆着肚子堵门。因霍仲孺放松思想改造,纪律意识淡薄,不能正确处理生活中的琐事和矛盾,导致侯府机关的正常工作秩序频繁受到干扰,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经侯府上报,由丞相办公室研究决定,给予其除名处分,并遣送回原籍交当地政府和人民群众监督改造。

接替霍家子弟的都是皇帝一派的势力,显然,朝廷开始掰蟹脚,剪裙边了,霍光一死,很多骑墙观望的重量级的大臣,三公、九卿、地方郡守都纷纷表态坚决支持皇帝陛下。

至于一般大臣,灭族达上百家,前脚信用,后脚杀掉,随意之极。有名的就有严助、王恢、张汤、主父偃、朱买臣、吾丘寿王。长安监狱里长年关押10万人,长安不安。

显夫人绽放的笑靥那么生动,在医生看来真恐怖啊,青面獠牙,嘴角滴着人血,对人狞笑。医生打了一个寒战,她不敢再犹豫了,把心一横,说:做就做吧。

如今,他们成了吃皇粮的国家军人,再配一个初生牛犊的将军,由衷的荣誉感和使命感,让这支部队彪呼呼地生出一股赴死的劲头,多余的荷尔蒙找到了释放的渠道,哪里还能按捺得住。

西北偏北果然有一个,叫刘询,他爷爷就是汉武帝的废太子刘据。当年刘询他爸,他妈,他叔,他爷爷,他奶奶,他曾奶奶(卫子夫),以及他爷爷的两个亲妹妹,都被他曾爷爷以实施巫蛊妖术,诅咒君父,图谋造反而杀掉。卫子夫这一脉刘姓皇族只剩下刘询,当年他被当成反贼抱进监狱,多亏好心的典狱长邴吉给他找了奶妈,否则这个襁褓里的反贼将断奶而死。刘询坐了5年牢,童年的记忆都是镣铐、刑具和如狼似虎的衙役。

汉家皇帝普遍具有平民精神,选取皇后并不十分注重对方的门第,情投意合即可,比如汉恒帝的母亲薄太后,汉景帝的母亲窦太后,都是婢女出身。公元前112年,汉武帝设置了国家级音乐机构——乐府,乐府音乐家奉旨为皇帝、皇后谱写了一首男女对唱的歌曲《传奇》,脍炙人口,传唱至今。

他们还在策划美好的蓝图时,就已经泄密了,反霍势力无孔不入,他们的触角早深入到霍家了。汉宣帝很快收到密报,很好,很好!之前故意不断地敲山震虎,让他们惶惶不可终日,终于按捺不住,狗急跳墙了。这下皇帝理直气壮,师出有名了,罪证确凿,即刻下旨平乱。中尉率领禁军,郎中令率领羽林卫,护军使者率领北军、畿辅驻屯兵,拿着反贼名单,四面八方搜罗,手到擒来,什么五虎、八彪、十狗、十孩儿、四十孙一概落入罗网,监狱都塞满了。

如今世界上还有这样野蛮的国家吗?

但不久显夫人对淳于医生明显热情起来,嘘寒问暖,凡事都大包大揽,满口答应,不仅把她丈夫调回来,还安排了很好的位置,甚至经常送贵重礼物给她。

图片 7

结果,霍光得到汉昭帝的支持,他派出胡人部队,将那些贼子杀了个鸡犬不留,霍光从此威震天下。

汉武帝说他真成了孤家寡人,身边除了一个37岁的霍光,就没有什么可信任的人了。但他找来霍光等四人托孤,明里是同辅幼主,共济艰难,暗里是让他们互相牵制,防止某一人独大。他加封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这样,霍光有了和当年卫青、霍去病一样职衔,继卫氏外戚集团之后,霍家集团又粉墨登场了。

               

有好事者在霍光拐弯的点上搁块石头,他果然踩在石头上先立正,再转向。他们又在他必经的线上挖了个坑,一脚跨不过去的坑,暗中观察他如何应付。霍光从远处走来,很惊讶地看着坑,思忖再三,目测坑距,退回几步,然后助跑向前,像刘翔跨栏那样越过去,又踩着那条心中的线继续前进。好事者们都笑死,这个家伙,连绕过去都不会,情愿三级跳。霍光如此教条,是出于迷信,自律,还是真心谨慎?只有问他自己了。

霍家的这些恶行逐渐暴露,形成内参不断呈送给皇帝。霍家的这些行为,有的已持续很多年,霍光健在时,无人说三道四,如今要秋后算账了。皇帝培植的倒霍势力开始频繁制造舆论,煽动民意,各种要求平反冤狱,清算恶势力的呼声甚嚣尘上,连显夫人最大的心病——谋害皇后的阴谋也被人广泛议论,显夫人心惊肉跳,明显感到苗头不对了。

汉昭帝8岁继位,人很聪明,所有事都交给霍总经理打理,自己当董事长。接下来的10年里,霍光抓了一些实事,比如废除或大幅度修改了盐铁、酒榷(que, 专卖、征收)、平准、均输等不利于经济和生产发展的旧法,“于民休息”的国策进一步得到推行。

霍光一边逗猫一边听,偶尔插一两句话,等汇报结束后他简单叮嘱几句,把猫往案上一墩,事情就拍板了。碰到棘手的事情,大家各有主张,一时难以决断,霍光就请教在地上翻跟头的孙子,问:你说好还是不好?孙子听不懂,就凭自己心情,跟头翻得好,他就说好,跟斗翻歪了,他就说不好。

图片 8

医生夫妻受宠若惊,更是惶恐不安,显夫人是出了名的恶妇和刁妇,哪会轻易对别人好?再说霍家权势赫赫,她一个小小御医,想拍马屁都轮不上,如今人家倒过来向她示好,凭什么呀,天下真有无缘无故的爱?

                                        (二)

汉昭帝当了13年皇帝后驾崩,没有儿子接班,他的兄弟们都死在他前面,霍光只好从汉武帝的孙辈里找,他挑中了昌邑王刘贺,让他进京当见习皇帝,试用期都没过就废了。

霍去病陪葬在汉武帝的茂陵之侧,以山为墓,把墓建成祁连山的走势,以此纪念霍去病兵出祁连,横扫大漠的丰功伟绩。出殡时由霍光素衣执绋,身后跟着黑压压好几万胡人,都是当年跑来归顺霍去病的,80里路,从长安一直排到咸阳。

                                      (四)

皇帝不停地抬举他们,不断赐予他们建功立业的机会,让他们去打匈奴,用军功来夯实贵族地位,以杀伤敌人去堵住悠悠之口,虽然他们连字都不认识几个,但军神无需太高的文化,只要勇敢。

趁霍光还有一口气,皇帝把他的儿子霍禹提拔为大司马,霍家前后出了3个大司马,3个列侯,比任何人家都显贵。霍光心满意足地死了,朝廷给他建了庞大的坟茔,祠堂,修筑神道,安置300户守墓,其规模仅次于帝王。

霍光进宫前十年间,胆子极小,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多行一步路。真是这样,他从一个门到另一个门,沿着一条固定的线走,每次必走相同的步数,到了拐弯处,在某个点上向左向右,像军人姿态,没有半点差池。如果一个步伐跨大了,那下一个步伐就收缩,总数是不变的。

但只过一年,他们的甜蜜感情就戛然而止了,继之以不共戴天之仇。祸起于萧墙之内,皆源自于显夫人,此妇最为毒辣、邪恶,跋扈,犹如麦克白的太太,《渔夫和金鱼》里的老太婆,白雪公主的后妈。

这些热血青年,拥有精湛的武艺和不怕死的劲头,参军之前就是一帮亡命之徒。他们精力旺盛,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散落在全国各地,若不以加以正确的思想引导,给予为国效劳的出路,很容易让他们走上犯罪道路,成为社会不安定因素。

                                          (五)

汉武帝一生刻薄寡恩,喜新厌旧,对身边的人只能保持三分钟热度,死在他手里的不计其数,包括老婆、儿子、女儿、孙子、大臣、男宠和女人们。也许霍去病英年早逝,来不及让汉武帝厌倦,他把无比的痛心化作无比的爱,转移到霍光身上,霍光这个官二代失去了哥哥的庇护,却得到了最大的靠山。

刘询对霍家人极为防范,他怕这帮恶人得寸进尺,再来谋害他的太子,暗地里多次告诫太子不要吃霍皇后赏赐的食物。果然如此,不久显夫人又蠢蠢欲动,她多次怂恿霍皇后斩草除根,给太子送下毒的食物,但太子碰都不碰,连霍皇后的面都不见,怕留他吃饭。

霍仲孺深情地说:儿啊,我生了你却没尽过当父亲的责任,连抚养费也没付过,实在愧对你们母子,自杀的心都有了,如今想弥补也来不及了。俗话说,养儿防老,我无颜让你为我养老。只求你一个事,关照一下霍光,你同父异母的弟弟,我死而无憾了。

但显夫人越来越钻牛角尖,实在想不通,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干掉许皇后,让女儿取而代之。这种行径等同于谋反,谋反是要灭族的,但显夫人不怕,霍家能做大汉的主。一个女人坏到这个地步,她要是个男人,天下人岂不要被他吃光了?

汉武帝有一支的羽林禁卫军,全部由匈奴、楼兰、东胡、于阗(tian)、龟兹(qiu ci)、山越等民族的剽悍壮士组成,霍去病生前交给汉武帝作为他的贴身卫队,后来由霍光指挥。汉武帝放心使用,全无“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疑虑。

霍光声泪俱下地宣布:遵从人民名义,废除你的储君资格,护送你回山东老家,无诏不得再来,即刻启程,来人,来人。

图片 9

朝廷为“大逆案”设立快速简易审理程序,几天后即判霍禹腰斩,显夫人及霍家子弟凡身高超过马鞭者一律枭首,暴尸于通衢大道,称之为“弃市”,受霍家牵连,被诛灭达数千家,朝堂为之一空。霍皇后被废,苟延12年后自杀,霍家彻底断子绝孙,汉宣帝父子长长地出了一口恶气。

汉宣帝刘询视霍光为天下第一恩人,登基之初,他深情地作了一首诗:唱支山歌给光听,我把光来比母亲,母亲只生了我的身,霍妈光辉照我心。

霍光和顾命大臣上官桀、桑弘羊、以及燕王刘旦,汉昭帝的姐姐盖长公主有很大的隔阂,这些人就联手对付霍光,要知道那个上官桀还是霍光的儿女亲家。他们不合的根本原因就是对权力分配的分歧,分歧上升为政治斗争,政治斗争向来不可调和,你死我活。

霍家的威权再次登峰造极,刘询把想得到的荣誉,权力都赐给霍家,本来就不是自己的,给就给吧。霍光的儿子霍禹,霍云,霍去病的孙子霍山都被封为列侯;霍光的女婿范友明、任胜、赵平、邓广汉都担任俸禄两千石(dan,省部级)以上的官员。朝堂上立的都是霍家人及其党羽,他们执掌大汉朝政、军政,霍光以身许国,以家许国,国事即家事。

皇帝说:好好好。

霍家灭亡的原因,就是以下几句话:

大家听了都很纳闷,皇族还有在群众里混的?这个不能有。霍光胸有成竹,说:这个一定有。去找,你们都去找,往西北偏北的方向去找。于是大家都大张旗鼓地去找,弄得像找转世灵童一样,其实他早就心有所属。

图片 10

她找遍霍家的门生故吏,挨个去给皇帝上眼药,皇帝不厌其烦。有一天在公开场合拿出一把锈迹斑斑的剑说,这柄剑跟了朕很多年,朕都不忍心扔掉啊!大家听懂了陛下的暗示,从此都闭口了。

显夫人连续召集霍家家庭会议,商量对策,霍家不能被轻易搞垮,霍禹大骂那个臭乡长,他指的是刘询,因为刘询当皇帝前,见过的最大官员就是槐里乡乡长,当时他嵌在一帮泥腿子里,一边端着许婆姨擀的大碗油泼面,一边蹲台下听报告。

霍光惊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恰好似冷水浇头,怀里抱着冰。兹事实在体大,即便大义灭亲也摆脱不了自己的干系,霍家真要被这个无法无天的臭婆娘害死了。他苦闷了三天,出于无奈,把这个泼天大案压下,搞了个不了了之,涉案人都无罪开释。

她有点后悔,真不应该干那事,女儿虽贵为皇后,却守了活寡,夫妻间没有半点情分,至今乏嗣,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但显夫人是大赤包一类的女光棍,既然活不下去,就鱼死网破吧,她怂恿霍家男人们联合造反,并异想天开地说,杀了皇帝就让儿子霍禹称帝,他们手里没兵,背后没人,连宫廷都进不去,都是瞎子、聋子,还想造反,无疑于痴人说梦。

汉宣帝虽贵为天子,但不要说操纵别人,就连自己都不清楚何日暴死。这几年他都装傻充愣,百事不管,暗中却一直和许皇后的娘家来往,他把丈人,舅子,以及政法系统的邴吉都提拔起来,唆使他们私下联络对霍家不满的大臣,结成一股新的倒霍势力。

但他并不孤独,霍光一直在暗中观察他,汉昭帝去世的时候,霍光就想找他来接班。他最符合霍光的条件,一个乡巴佬骤然当了皇帝,啥事都不懂,整日价提心吊胆,才容易控制。但刘询是汉武帝的重孙子,汉武帝的孙子有一大把,不立血缘近的,倒去立远的,有点说不过去,于是勉强立了一个昌邑王,但横竖看不顺眼,炒掉了事。

轰轰烈烈的霍家从此只有到史书堆里去找了。霍光这个人,有安定社稷、匡正国家的功劳,但他不学无术,私心极重,一味沉湎于权欲,大权独揽,既不修身,也难齐家,身边的亲属个个胆大妄为,他死后不到3年,霍光集团的政治余毒就被彻底肃清,真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

汉宣帝说得很对,这是个重情义的皇帝,但显夫人根本听不进去。自己的女儿怎能在乡下女人之下?显夫人显然忘了,他家先生也来自乡下。

这对母女穷凶极恶,自以为天衣无缝,实则掩耳盗铃,引得天下人议论纷纷,都暗指霍家。此后,皇帝对霍光的感情变得复杂起来,两人或相对而坐,或同乘车辇,霍光面沉似水,目光如炬,皇帝如芒在背,坐立不安。

霍光的气质没有洋溢一点霍去病的霸气,却有如火纯青的帝王术,他长得高高大大,皮肤白皙,眉目舒朗,表情很平静,静如止水,不急不躁,城府极深,你根本猜不透他心里想什么。

图片 11

汉武帝有30个孙子,但霍光说这些孙子还不如昌邑王,让他们当接班人,人民不答应。再往重孙子里找,眼前的就有100多,霍光说不要不要,还是去民间找吧,找一个懂得人民疾苦的。

太医院有个女医生叫淳于衍,她老公支边多年,一直希望组织上把他调回京城,解决夫妻两地分居之苦。干部人事霍家说了算,显夫人是组织部长,女医生常跑霍家请托。开始显夫人对她爱答不理,非常冷淡,显夫人有很成熟的经济头脑,卖官鬻爵,明码标价,她对穷医生不待见。

如果霍光不在,或偶感不适,就委托他老婆显夫人听汇报,显夫人性格张扬,毫不怯场,她说自己要是个男人,不知道能做干多少大事呢!

图片 12

这时候,霍光隆重宣布:苍天福佑,大汉后继有人,我们在民间找到灵童了。刘询和所有人都陷入到震惊和莫名其妙中,他头脑一片空白,像提线木偶一样,被牵进他早该来的地方,他成了汉宣帝。

天般大事都不怕,不丧身家不肯罢! 

图片 13

后来汉武帝感到良心谴责,驾崩前宣布大赦,刘询也领到了释放证,出狱时胎发都拖到地上。皇帝只恢复刘询的皇族身份,其它一概不管,任其自生自灭,他被外婆家领去抚养教育,一直到18岁结婚,没在宫里生活过一天,是个接地气的土皇帝。

图片 14

凭霍家对当今圣上的拥立之功,本应该享尽富贵荣华,哪怕霍光去世,但显夫人很清楚毒杀皇后让霍家人失去了所有的转圜余地。这不是霍家管束家人,收敛行为,低调行事,遵纪守法就能蒙混过关的,她的女婿正一点一点收紧套在他们脖子上的绞索。

霍家人显然没有意识到深深的危机已经包围过来。显夫人公开和一个奴才冯某都私通,两人招摇过市,坐黄金车,骑大宛马,车轮毂用兽皮包裹,缰绳用五彩丝带;霍家子弟大兴土木,广治宅第,豢养宾客;凡出府门,必是前呼后拥,纵马在御道上奔驰;霍家人沉迷在皇家苑囿里打猎,到了上朝时辰,就派仆人去充数;霍家的奴仆和御史大夫的马车在街上争道,恶奴们把御史大夫给揍了,还让对方赔礼道歉。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最新时事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栗战书要求肃清令安顿余毒,坚决杜绝霍子孟集

相关阅读